跨界医疗投资 为何胜少败多

作为少有的逆周期行业,投资医疗成为近年来跨界投资的重要选项。但是,医疗投资的挑战远大于市场想象,跨界成功者寥寥可数,大部分外部投资者都最终折戟而归。医疗投资的挑战到底在哪里,为何医疗行业内部的跨界都异常困难?

正如我们在《创新陷阱:医疗投资的挑战》一书中所强调的,医疗投资的三个陷阱非常明确:医疗板块的消费者需求无法被创造、产品的使用者和提供服务者的信息严重不对称以及因为要改变人性非常难,创造忠诚用户几乎不可能。这些特征决定了医疗行业不适合代之以其他行业消费者的定位策略和发展路径,快速扩张、消费升级量增以及忠诚消费都是难以实现的,更适合通过教育和影响以及监管来影响消费者行为,而这种影响的作用无法立竿见影,无法脱离重资产和长期持有的属性。

正是基于上述的特征,跨界医疗投资事实上非常具有挑战。无论是外部行业的进入者,还是医疗行业内部的不同领域的决策者,决策可以很轻易,但最终能否转型仍需慎重选择具体策略。

从实际参与者来看,外部行业的进入者主要集中在地产和部分制造业以及互联网领域。地产和互联网是过去十多年赚快钱的典型的行业,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自身面临较大的增长危机,除了看重抗周期性,跨界进入医疗行业更多是因为自身具备一定的进入基础,无论是地产还是流量,都有助于在进入初期获得一定的成本优势。虽然地产和互联网公司表面来看不缺钱,但习惯于快钱和高周转的团队很难适应缓慢而多年无收益的节奏。

制造业的利润一直较薄,但随着成本的快速上升,原先的成本优势不再,更愿意进入医疗健康领域,这类投资者如果扎根在本地并策略得当将有可能获得一定的成功可能性。但如果因为羡慕其他行业的快钱特性而进入医疗,特别是如果盲目进入医美等表面上的快增长领域,失败的概率大大增加。

而对于医疗行业内的跨界来说,主要是险资和药企的跨界进入服务。对于险资来说,跨界进入医疗服务是具有天然的优势,可以将保险和服务结合起来。但中国商保的体量过小,医疗服务的收入来源主要来自医保,跨界进入依靠保险输血的优势很小,只具备资金长周期的优势。随着险资进入医疗服务市场的放缓,重新寻找市场定位将是险资不得不做的功课。

随着医保掌控了对药品的价格和使用量,药企自身增长面临较大的挑战,药企进入医院主要是希望摆脱当前对主业的依赖并为主业提供部分药品销售渠道。但随着医保的强力控制,任何医院都将面临药品使用的强监管。无论是IOT模式还是直接控制公立医院,依靠销售药品的高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要成功运营医院需要尊重医疗服务的本质,既不是只需简单粗放管理渠道的经验,也不是简单的以药养医,而是切实的从服务上获取收益。

从过去10年各类资本的转型实例来看,跨界进入医疗的投资并不是非常审慎,而是凭借着自身的经验和受市场舆论的裹挟所作出的,转型需求不等于盲目进入陌生领域。高度复杂的医疗服务受制于多重因素,服务提升和客户获取需要极为漫长的口碑和技术积累,很难借用之前在其他行业成功的经验和手段来推动新项目的进展,叠加上医疗的长周期和慢成长的属性,这些都制约了传统的投资模型在医疗服务领域的应用。更关键的是,中国独特的以公立为主的医疗服务体系决定了各类社会资本只能在外围打转而无法进入核心,这导致医疗投资的可预期市场规模大大缩小。

因此,跨界投资医疗更重要的是建立一个合理的预期,对投资项目设置合理的扩张边界和时间。无论是从短期的回报还是从长期的战略布局来看,跨界投资医疗需要长期有耐心的资本并建立一个理性的投资框架,抱着掘金者的心态必将铩羽而归。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