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带量采购挤压处方药零售

随着医保带量采购的推开,部分分析认为处方药开发零售市场将成为下一步发展的重点。但从市场趋势来看,医院内药价断崖式下跌将对药品零售市场形成很大的冲击,尤其是对寄希望于处方外流的零售渠道形成较大的影响,零售市场很难成为高价原研药和其他仿制药的救命稻草。

由于长期以来医疗服务价格的管制,医疗服务的价值主要附着于产品之上。因此,中国处方药市场主要集中在医院而难以流出到院外。零售渠道长期以OTC药品、计生用品、医疗器械和保健品为主,这导致零售药店的坪效低,单店收入也表现较弱,主要依靠门店数量的叠加来扩大营收。由于单店潜力相对有限,中国零售药店的发展总体较为粗放,精细化管理需求较低。而对于线上渠道,由于药品的低频需求,以非药品销售为主,因此大型电商平台在医药电商领域更占优势。大部分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依靠高额的营销费用来推动营收增长,在巨额亏损下只能转向B2B模式。

随着医改以来的药品零加成政策和药占比30%的考核红线,医院对药品外流有了一定的需求,主要是为了满足政策的需求。但为了保证自身药品利益的需求,处方都是流向指定的合作方,这主要分为线上和线下两个渠道。线下的渠道主要是医院周边的药店,这类药店大多是由医院开设或与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线上渠道则主要通过互联网医院来搭建,通过与零售药店铺建互联网医院就诊网络。通过线上和线下的两种形式,处方确实外流了一部分,但这更多的是为了满足医院的规避政策要求,将利益链条从院内搭建到了院外。

随着医保开始介入药品的招采,虽然目前阶段主要影响的是医院,但随着医院市场出现改变,为医院输送利益的零售端将面临很大的挑战。随着医保带量采购的推开,院内药价的下跌导致零售端药价的连锁反应,从而使得外流的处方不再有高额的收益,即使只从药品买卖的角度来看,部分药品已经很难产生符合零售端期望的利润。医保带量采购在院内保证用量,药企一旦中标,将节约大量营销开支特别是给予医生的灰色收益,这使得药企很难再有意愿给予流出的处方以高额的回扣,从而引发院外处方利益链条的崩塌。

另一方面,随着2018年经过谈判的高价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后不再纳入药占比考核。在医院内,医院和医生对特药及其背后的利益将更好的把控,部分高价药的处方流出可能性大大降低,这对目前经营特药的DTP药房形成了很大的压力。

由于药品一致性评价的完成仍需一定的时间,大部分药品还不能进入带量采购的范围,这部分药品未来将成为医院和医生主要的利益来源。但这一利益盘在逐渐缩小,对药企的挤压是渐进式的,但却是具有高度挑战的。正如之前我们所分析的那样,医保带量采购是医保支付价形成的重要基础之一,随着医保支付价的随后推出,零售渠道的处方药在同一通用名下的医保支付价格是一致的。一旦医保支付价实施的过渡期结束之后,除了使用商保或自费,处方药走零售渠道同样是无法规避政策的。而且,中国商保的绝大多数产品都是提供基于医保之上的保障,不可能单独为产品提供支付。

因此,医保支付政策所决定的院内处方药市场也决定了处方零售市场的发展。随着医保逐步掌控药品支付的主导权,处方药零售市场也将由支付方主导。

《创新陷阱:医疗投资的挑战》于2018年3月出版。该书精选了30+个海内外的成功和失败案例,对其作出了较为深入的分析和总结,并最终据此对未来中国市场的机会做出了较为全面的展望。全书共311页,现86折发售(顺丰包邮)如需购买可直接点击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