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带量采购:策略性结构调整的第一步

4+7医保带量采购虽然已经揭晓,但市场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药企,甚至认为医改还是处在药改的过程中。但事实上,医疗服务的改革挑战极大,从药品入手是策略性的结构调整的第一步,组合政策工具的持续推进并将其制度化才是随后政策变化的主要看点。

支付方虽然将逐步主导医疗制度改革,但未来仍不得不面临较大的挑战。由于长期的服务体系结构性扭曲,服务方和产品方的利益捆绑已经固化,如何打破利益藩篱非常关键。如果采取行政化的手段固然会收效一时,但会面临来自服务方很大的反弹,如何策略性的借助工具步步为营的来推动医疗开支的结构性调整将非常关键。

随着改革进入真正的深水区,支付方和服务方的博弈将进入最为艰难的部分。调整医疗和服务开支在总开支的占比虽然在理论上并不存在困难,但在实际的改革路径实施却并不容易。因此,支付方首先选择从产品方突破也是阻力相对较小的。通过改变药品价格和采购的规则来间接影响医疗行为。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既然服务方的利益主要来自药品,将药品在医疗服务上的利益逐步缩小并加大监管力度,将从侧面减缓改革的阻力。

随着支付方和服务方的博弈加大,药企依违于两者之间,视自身的利益为行动的准则。面对来自支付方的强大压力,药企只可能顺势而为,一方面通过提高创新能力来升级产品,从而保证自身的利润率,另一方面在普药领域通过以价换量保住市场份额,由于政策明显向国产药倾斜,内资药企在保证自身产品的质量前提下,市场洗牌的过程中可能逆势获得增长。

对于支付方来说,精细化的支付和管理工具的实施和持续是改革成功的关键。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以DRG为主的单病种付费是较为有效的工具,如何有效的逐步推动各个地区进入试点是重点。未来随着支付方加大监管力度,支付模式的变革将比药品招采改革更为关键,因为这牵涉到整个服务体系的全面调整。

总之,2018年只是支付方逐渐获得主动开始的第一年,以支付方推动的改革未来将面临较大的挑战,如何具有策略性的攻坚将是未来几年政策最值得关注的重点。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