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带量采购将推动药品流通领域转型

医保带量采购是医保直接和药企谈判,虽然药品采购的主体是医院还是医保仍然不甚明确,但最终肯定是一票制,这意味着传统的流通商已经不能从药品经销中获取本已微薄的差价,只能将自身降格为配送商,这对流通商形成了较大的冲击。而且,无论流通商规模的大小,通过拓展医院关系来开展业务的模式已经不再适用,这也将影响到流通商在市场的话语权。

未来流通商急需转型,除了为医疗机构提供药品配送,更大的可能是与零售渠道或大型采购主体结成联盟。由于中国药品的主要销售渠道集中在医院,如果药品采购的主体是医保而不再是医院,与以医院为主体的GPO采购方合作也不再可能,这对大型流通商带来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

当然,医保采购不可能涵盖所有药品,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带量采购来获取药品市场的定价权,对药企进行市场洗牌,最终还是要让市场参与进来。而且,医药分开最终仍然需要推动药品进入零售渠道。因此,流通商更有前瞻性的布局是与零售渠道结盟。

美国的趋势是,大型零售药店与批发商合作,PBM与批发商合作,推高采购量从而压低价格。比如CVS与Cardinal Health在2013年成立合资公司Red Oak,进行仿制药批发。而Walgreens拥有ABC 15%的股份且是董事会成员。批发商对某一大型连锁零售药店的依赖可能会影响到其收入。比如Cardinal Health有25%的收入来自于CVS的零售药店,ABC有24%的收入来自于Walgreens。如果流通商最终失去客户,将影响到整体收入。

不过,中国大型流通商已经自己都拥有了大体量的零售药店,这相对来说有一定的优势,对中小型流通商来说,未来的竞争明显处于不利的位置。由于中国不可能存在PBM业务,大型流通商通过持续并购等资本操作,可以在药品流通未来可能的处方外流中提前布局。不过,由于处方外流的政策强制性仍然不明确,如果医保带量采购持续扩容,势必挤压到流通商的生存空间。为了缓解自身面临的挑战,流通商未来加大在零售端布局将是不得不做出的战略调整。

不过,药品零售未来同样面临政策的挑战。医保带量采购对零售药店也将形成很大的冲击,这主要是由于药价下降所引发的。由于中国零售渠道占药品销售的总份额较低,而且市场高度分散,很难获得具有优势的药价,这加大了其与医院竞争的难度。随着2015年开始的药品加成取消逐步推广到全国,零售药店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压力,特别是在部分地区已经强制零售药店和医院的医保结算价格一致,这直接压低了零售药店的利润。如果医保带量采购在全国推广并按照医保支付价格与零售药店结算,这将直接导致药店亏损。

因此,未来零售端采购联盟或将成为市场可能的发展路径,这可能会是以大型流通商来主导,也可能是大型零售药店主导。不过,从美国的经验来看,未来两者之间成立合资公司来推动零售渠道的集采将是大势所趋。只是美国是为了降低药价提升企业的利润,而中国则更多的是因为医保的控费压力导致的零售渠道的自救。

从整体来看,一旦医保带量采购在全国推开,药品流通和零售都会受到很大的压力,这将逐步改变当前的市场生态,推动行业转型。随着市场挑战的加剧,洗牌将越来越快,未来市场集中度将逐步提升,市场并购将加速。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