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基层医院市场整合加速

平价法案(ACA)通过之后的美国医疗服务市场经历了巨大的变革,这不仅对大型医院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对广大的社区和乡村医院也带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医院市场也迎来了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巨大并购潮流。大量小型医疗机构倒闭或者被兼并,在南部和乡村地区,营利性医院的兼并越来越严重,而在北部和各个小镇上,非营利性医院的对小医院的并购或者与之的合作也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美国医院的压力主要来自支付方的变革。在ACA的推动下,价值医疗已经成为赔付的主要考核方向,特别是30天内的再入院率对所有的医院压力都很大。由于医院为了满足30天再入院率的考核指标,不得不推动院外医疗服务的发展,但这也意味着病人流入的减少和营收增长的下降。如果将视野放宽到过去的20-30年,病人服务从院内向院外的发展是一个长期趋势,比如以前开疝气需要住院3-5天,但现在当天就出院了。这也使得基层医院的住院营收占比从20世纪90年代的超过90%下降到不到1/3,基层的收入日益仰赖于门诊和其他非住院业务。

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是政府医保尤其是Medicaid的大扩容。在Medicaid扩容的初期,各类医院在营收和运营利润上都获得了一定的增长,这主要是由于Medicaid帮助支付能力低的用户获得了医疗服务的可及性并减少了因为无力支付而导致的坏账。根据The Urban Institute在2017年发布的报告,Medicaid扩容平均给每家医院带来了500万美元的营收,降低了320万美元的未报销医疗费用,提升了2.5个点的运营利润。这也是为什么在前几年医院都获得了很大的增长。

但是,与商业医保相比,政府医保的赔付金额增长比率日益平坦,这对于成本日益高涨的医院产生了很大的压力。一旦扩容放缓或结束,医院不仅面临因为病人减少而导致的营收增长放缓,还要面对已经在自身业务中占据很大比例的政府医保用户的较低赔付金额,这大大降低了医院的营收和利润增长速度。因为政府医保的用户占比越来越大,在之前受益较为明显的基层医院受到的冲击因此而更大。糟糕的是,Medicaid扩容已经面临政策不确定性而开始收缩,这给医院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面对这两个挑战,基层医院不得不寻找出路,其解决方案不外乎开源节流。首先,在节流方面尽量控制成本,但面临人工、药品和器械的成本上涨,很多时候仍是无能为力的,只能在精细化管理上做的更深入,但这仍然不能解决收入下降的长期压力。因此,开源仍然是小医院急迫展开的,这主要从两方面开展,一是提供更为整合的服务,比如将手术和术后的服务打包,基层医院可以为同一个病人提供持续的服务,而不是将其丢给其他门诊服务机构。

另一个解决方案是与大医院的结盟或者直接与其合并。基层医院的优势是更贴近用户,可以将诊前和诊后的服务都承接过来,而面对价值医疗的考核指标,大医院也有动力进行纵向的并购或合作,以推动病人的实际康复来避免重复入院的问题。不过,对基层医院来说,与大医院的合作的优势首先是财务上的,这些小医院可以更容易获得融资。另一方面,小医院也能获得更好的临床能力来提高自身的吸引力。

在这场30年来前所未有的变革,美国的基层医院面临的挑战巨大,从现状来看,纵向合作将是基层医院整合主要的发展方向,而支付方则是推动这一变革的主要动力。

Hallmark Health:与大医院整合未改困境

Hallmark Health位于美国麻省的北部,是主要由Melrose-Wakefield Hospital和Lawrence Memorial Hospital两家社区医院组成,一共368张床位。在优质医疗服务机构环伺的大波士顿地区,这类社区医院最容易受到市场冲击。自从2015年以来持续亏损,这迫使其不得不推动自身与大型医院的整合。由于其传统上一直与波士顿最大的医疗系统Partners HealthCare合作,预期合并也顺理成章,但这一合并受到了麻省反垄断审查并被迫中止。最后在2016年,Hallmark Health选择了另一家中型医疗系统Wellforce,而Wellforce则是Tufts医院的母公司。

正如之前报告所分析的,美国医疗服务市场正面临从院内向院外转变的过程,这对技术和服务能力都无法与大型医院比肩的基层医院产生了巨大的压力。以Lawrence Memorial Hospital为例,其一共有98张床位,其中有10张ICU床位,但在2016-2017年,日均只能填满17张普通病床和2张ICU。在如此高的空置率下,医院的亏损可想而知。面对这样的挑战,Hallmark Health分别在2016年和2017年进行了两轮裁员,并最终砍掉了Lawrence Memorial Hospital的50张床位(包括所有的ICU)。

但即使裁员并削减床位数,Hallmark Health在2017年亏损超过1600万美元。因此合并是一个更优的选择,但值得注意的是,新一轮的成本压缩正是在合并之后的一年。合并短期无法推动Hallmark Health走出困境有三个原因:首先,这次合并较为松散,Hallmark Health仍然是独立运营,只是在供应链上进行了整合。因此,无论在成本压缩还是在病人转诊和医生协同上并没有那么的紧密。其次,Wellforce在麻省并不是较强的医疗体系,而且其自身也是2014年由Tufts大学医院和Lowell General Hospital合并而成。面对Partners HealthCare, 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和Lahey Health这样的顶级医疗机构,Wellforce在为Hallmark Health获客方面明显要略逊一筹。最后,Wellforce自身的财务能力并不如更大型医疗机构那么强劲,这不能给Hallmark Health注入其所需要的足够资金,这也阻碍了Hallmark Health对自身的再投资和吸引用户的能力。

从Hallmark Health的案例来看,基层医院确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与大型医院争夺住院病人的过程中,基层医院明显处于不利地位。要扭转颓势,除了提升自身的技术和服务能力,更多的向院外的门诊市场转型是更为现实的道路。与大医院的合并更多的是获取资金和优势的医疗资源,从而保证自身能尽量留住病人并为转型获取更多的时间,但根本点还是在控制成本并增加新的收入来源。一旦社区或乡村的基层医院进入非住院业务,未来门诊服务市场是否会出现进一步的竞争仍有待观察。

本文节选自Latitude Health的行业研究报告《支付变革下的医院投资战略》,欲购买报告请发送邮件至 info@lathealth.com。

《创新陷阱:医疗投资的挑战》于2018年3月出版。该书精选了30+个海内外的成功和失败案例,对其作出了较为深入的分析和总结,并最终据此对未来中国市场的机会做出了较为全面的展望。全书共311页,现9折发售(顺丰包邮)如需购买可直接点击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