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影像在中国的局限性(下)

虽然市场对远程影像这一新领域出现了浓厚的兴趣,但也不可不意识到远程影像在中国的困境,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首先,中国没有第三方影像中心承担专业的拍片和读片工作。在拍片上,在过去十多年的装备竞赛下,大量的区县级医院都已经采购了昂贵的影像设备,这对于习惯于一站式服务的病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动力再去第三方进行检验。目前独立实验室之所以能快速发展,主要因为送检的是基层医疗机构,而非个人。

相比之下,影像检查属于本人必须亲自前往的检查项目,如果要病人往返前往不同的机构去进行检验,其使用意愿会很低较低。由于大型设备很难迁移,病人只能前往指定机构进行检查,这对农村病人尤为不便,与其去一个有着一定距离的乡镇,不如直接就去县医院获取一站式服务。对城市病人来说,使用第三方检查服务的意愿度更低,完全可以在三甲完成的一站式服务,却非要分成好几部分来完成,病人的动力明显减弱。

在读片上,目前的远程影像服务都是通过与医院科室合作来进行的。但这种模式大都利用医生碎片化时间来进行服务,很难控制医生的时间和效率,而且建立这种合作模式有很强的地区性,往往需要在当地有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才能影响到医院。大医院的病人量已经很大,医生的精力有限,如果没有明显的绩效鼓励和利益分配机制,靠大医院专科医生支撑的读片服务长期持续的难度会很大。这将是远程影像服务展开的根本难题,即如何获取优秀的医生加入服务阵营。只有后端的服务团队得到了保证,前端的基层医疗机构的合作才能顺畅。

第二是支付困境。目前整个远程医疗体系都未纳入医保,这也就意味着用户只能自费使用远程相关的所有服务,限制了整体市场规模的做大。相比远程诊断贴近挂号费的价格,有一个参考区间,远程影像的读片还没有明确的利益分配和价格区间。加上医保所面临的长期资金压力,进入医保支付并不明朗。此外,各地筹资和支付标准不同,各层级医疗机构之间的分成也没有规范。而且跨地区医保的支付规则不同,如何划分收入需要较长时间的谈判。

归根结底,远程影像难以快速发展的根本原因还是由于整个医疗体系的束缚,优质的读片资源被垄断在顶级医院里,而这些资源难以迁移,也不能被轻易动用。正因为服务的资源稀缺,整个远程影像市场严重向技术端倾斜,但想仅仅依靠技术来推动市场变革将是非常困难的,仍需等待线下医疗体系进行整体性的变革。要发展远程影像,必须要医疗体系都能接受并认可由第三方来提供从检验到读片的整体流程服务,而拥有技术的公司只需提供基于云端的存储和传输即可。但目前线下医疗无法提供这样的生态,这就逼迫技术型公司必须向线下重资产倾斜,自己来做服务,加大了公司整体运营的难度。

因此,正如其他互联网医疗细分市场一样,远程影像当前遇到的内在困境是由整个医疗服务市场决定的,不是依靠一己之力就能反转的。这也就注定了远程影像在未来发展过程中将面临巨大的挑战,难以在中短期内获得爆发式的增长,其发展起来的必要土壤是基层的逐渐做强以及对基层医生在影像设备和服务上进行进一步培训,从而让他们能够达到衔接远程影像服务的基准。如果忽略了这一点而在技术或服务创新的时候对市场发展速度有过高的预期,将陷入投入与产出无法匹配导致失败的陷阱。

本文节选自《创新陷阱:医疗投资的挑战》,更多互联网医院的市场分析请参看《创新陷阱:医疗投资的挑战》,该书已于2018年3月出版。该书精选了30+个海内外的成功和失败案例,对其作出了较为深入的分析和总结,并最终据此对未来中国市场的机会做出了较为全面的展望。无论是投资者、创业者还是从业者,都能从书中获得有价值的分析和判断。全书共311页,现9折发售(顺丰包邮)。如需购买可直接点击购买。如有团购需求(20本以上),可发邮件至info@lathealth.com。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