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免赔额保险产品对医疗服务市场的挑战

在美国的企业员工市场,企业雇员保险的免赔额变化有几点趋势。首先,高免赔额产品占团体健康保险比例上升。根据Kaiser Family Foundation2017年的数据,超过三分之一的雇员通过企业获得的保险是高免赔额保险(通常超过500美元一年)。第二,雇员中免赔额超过1000美元一年的比例快速上升,平均免赔额从2006年的303美元上升到2016年的1500美元。第三,上涨速度超过工资上涨速度。

根据2015年Kaiser Family Foundation与非营利组织 Peterson Center on Healthcare 联合发布的报告,超过60%的雇员从企业获得的保险的免赔额在500美元以下,但免赔额超过1000美元一年的用户占比明显上升,从2005年的17%上升到2015年的24%。12%雇员的免赔额超过2000美元。同时,超过一半被诊断出患有癌症的雇员的免赔额超过5000美元。

而根据HealthFirst Financial的一项病人调研,有超过40%的病人表示对他们的未来两年的自费部分医疗金额担忧或者非常担忧。超过一半病人表示他们可能无法支付超过1000美元的医疗账单,35%担心超过500美元的账单。缺乏现金、负债高是美国病人的一个特征,因此随着免赔额上升,用户需要自掏腰包的部分金额增加,用户会在财务上明显感受到困境。

从上面这些变化的数据可以看出,用户需要自己支付的免赔额金额呈上升趋势,这可能影响到用户的就医行为。首先,用户在免赔额金额之内的服务上,也就是日常小病开支上,用户需要直接支付这些费用,因此会选择更低价的服务方式,如快速诊所。这也是推动近年来美国市场快速诊所大力发展的主要原因。

第二,另一个角度来看,虽然平价医疗法案将更多过去没有保险的人纳入了保障范围,但也正是由于这些人过去没有保障,为了节省费用而忽略小病治疗,当他们拥有了保障但出现了需要到医院,而不是基础医疗机构去治疗的疾病的时候,这些人所需要的治疗往往更多,医院所需要耗费的成本和人力也更大。

用户在小支出项目上可能拖延治疗,或者用OTC药物来治疗常见病,而不是直接去看医生。这虽然可以对个人来说节省一部分医疗费用,但对有慢性病或者有一定健康风险的人来说却是不利的,因为这会拖延病情,导致后期更高的开支。

第三,在达到免赔额之后,在大额开支上可以获得保障,但一旦用户身患需要长期治疗的疾病,则意味着未来免赔额可能进一步上升,这将进一步增加他们的财务压力。当新的一年以增长后的免赔额来计算,他们可能需要承担的部分更多,因此他们需要寻找在专科治疗上更为经济的医疗机构,这位专科门诊市场打开了一定的机会,比如报告前面提到的位于麻州的肿瘤医院开设肿瘤门诊部这一变化趋势。

自费部分压力这一点对于中国市场来说同样有值得投资者去思考的价值。中国用户在负债、消费习惯、尤其是信贷上正在变得越来越像美国市场的用户。在Latitude Health 2017年进行的针对中等收入人群的调研上,接近一半的用户担忧他们开销太大,盈余较少。缺乏现金流将是未来用户在医疗支付上的一个困境。虽然中国的公立医院整体费用不高,三级均次住院费用为12847.8元,但一旦发生大病,有很多支出并不在医保中涵盖,尤其是进口药的费用,用户的财务压力会很大。同时,治疗的费用不仅仅指住院,还包括出院之后需要在治疗黄金期获得康复服务,这一点对老年人来说极为关键,同时病人可能还需要长期护理。这两部分费用的自费比例都很高,受到家庭负债的影响,短期内掏出大量现金的家庭会越来越少,这会影响到用户选择服务的决定。

本文节选自Latitude Health于2017年11月发布的报告《支付变革下的医院投资战略》,如要购买报告,请联系info@lathealth.com。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