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扩容时代终结 民营医院何去何从

在过去的十年,中国支付制度的改革经历了从扩大覆盖面到严格控制费用的转变。在这一过程中,医院市场获得了大规模的增长。虽然获益的主体仍然是公立医院,但民营医院也获得了较快的增长。从数字来看,民营医院的数量已经超过公立医院,就诊量的占比也在年年上升。而且,从营利性医院来看,民营医院的利润率非常高,远比成熟市场国家的医院要高出一倍以上。但是,民营医院的多小散乱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大部分民营医院仍然处于人才和技术能力极度匮乏的状态,这注定其未来面对市场变革的脆弱性。

目前中国99%的用户都已经获得了医保的覆盖,这也意味着未来用户大规模增长的时代终结,医院大扩容的时代已经结束。而随着支付方的扩张,其面临的开支也节节攀升,迫使其进行严厉的控费以保证基金的可持续性,这反过来将制约医院的增长。无论是药品和耗材的零加成还是DRGs的推广,都是为了主要管理住公立医院的医疗费用快速增长。虽然这些举措目前还对民营医院没有影响,但由于公立医院采用了如上的措施,其药价和手术费用都已经低于民营医院,这对民营医院将形成很明确的挤压。

虽然,民营医院当前的发展态势还不错,但随着市场的压力逐渐增强,如果不能居安思危,将很难避免未来的挑战所带来的冲击。

在过去的7年,美国市场也同样面临了保险扩容带来的医院市场规模增长和因为严格控费而带来的医院发展危机。虽然美国市场和中国市场有着诸多不同,但背后整体发展的主线是一致的。在2016年之前,美国的医院经历了一波市场景气,伴随着大量用户进入保险,医院的收入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但在保险用户增长放缓和医保严格控费的双重打压下,医院纷纷出现增长下滑和亏损。面对持续的住院病人下降和亏损,美国医院加强了市场并购并展开多项手段自救,主要是向门诊和院外市场扩张。但即使是这样,美国各类医院市场的转型仍然艰难,如果不能及时转身并顺应市场,一味逆风而行,最终难脱失败的命运。

当然,中国市场有着自身的特色,由于目前阶段还无法实施再入院考核等价值医疗的手段,院内仍然是医院营收的主要来源,只是在DRGs和点数法的实施下,这类服务获取的价值将出现下降,而不再是原先的固定费用。这一方面将迫使医院改变原先的依赖药品耗材等获利的行为,大幅降低产品在服务中的占比,另一方面也迫使医院更多的将触角深入社区以获取足够的用户,通过跑量来对冲单价降低所带来的整体营收下降。

由于缺乏政府的补贴,面对即将到来的挑战,民营医院的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因此,民营医院需要加大自身服务能力的提升、改变原先过于依赖产品的营收模式,并加大向社区的拓展和开展衍生服务链条的布局,向康复护理等领域布局。无论是人才还是技术,民营医院都难以在短期内获得提升,但向技术要求较低但符合支付方和市场趋势方向发展则是一个有效的突破途径。

总体来看,民营医院需要从原先的依赖产品获利的模式中退出,而向更多依赖服务的专科和营收模式发展,同时要注意与公立医疗体系错位竞争,获得自身独特的市场竞争优势。

本文节选自Latitude Health于2017年11月发布的报告《支付变革下的医院投资战略》,如需购买请联系info@lathealth.com。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