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期失能保障断层

随着各类高风险高支出疾病发病的年轻化,以及延长退休年龄的趋势,未来很多大病可能在就职期间发生,一旦员工无法工作,失去收入(长期失能状态),对于个人和家庭来说财务和精神上的压力都是巨大的。

灾难性疾病不仅只有医疗支出风险

随着各类高风险高支出疾病发病的年轻化,以及延长退休年龄的趋势,未来很多大病可能在就职期间发生,一旦员工无法工作,失去收入(长期失能状态),对于个人和家庭来说财务和精神上的压力都是巨大的。中国的失业保险保障严重不足,而且申领手续繁琐,即使申领成功也只有两年的保障期。两年之后,用户如果因为大病继续无法工作,不仅要面临高额医疗支出,生活也失去了收入来源,对个人和家庭都会是重创。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针对高风险的巨大保障断层。

长期失能(Long-term disability, LTD)的简单定义是员工因为疾病、意外事故、受伤等原因失去工作的能力,长期丧失收入。在中国,失去工作能力的员工发现他们不得不靠个人存款和家庭支持之后的生活开支,开支主要分为医疗开支和生活开支两个方面。

首先,在医疗开支上,导致长期失能的疾病所需的医疗费用往往是巨大的,由于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在大病保障上的不足,个人的财务压力很大。而目前健康险市场上的商业重疾险,也不能填补真正大病保障上的缺口。这种价格战明显的产品针对符合条件的重疾提供一笔头资金赔付,这种保障对投保人来说远远不够,原因有两方面。

首先,丧失工作能力的情况可能并不一定完全符合大部分重疾保险规定的20多种疾病。第二,因为产品高度雷同,保险公司采用价格战来吸引客户,很多时候牺牲的是保障程度,20万到40万的一次性赔付并不足以承担长期失能者今后的整体开支,生命的延续意味着多年的治疗、护理和其他费用,仅凭一笔资金对前期的治疗是有帮助的,但对长期失去工作的生活保障是远远不够的。

同时,丧失工作能力意味着极大的间接财务压力(生活开支)。根据美国杂志National Underwriter的一项调查统计,以癌症为例,长期失能者三分之二的开支为间接开支,包括护理费用、日常照顾病人的花费生活费、往返看病的路费等。在美国,这些间接费用有很多也不属于商业保险的支付范畴,在中国更是严重依赖自费。

这意味着丧失工作能力的员工将靠家庭收入支撑这些长期的生活开销,加上中国职场对患病人士并不友善,很多即使能稳定生活的重症患者也没有办法再重回职场,这意味着长期失去收入,对家庭来说意味着巨大的财务风险。随着中国单薪家庭(只有一方工作)的增多,长期失能的后果很可能是灾难性的,家庭将受到财务上的重创,而目前的基本社会保障和商业保险能够提供的保障远远不足。

长期失能保障的价值

在美国,长期失能保障通常由雇主为员工购买,假如员工因疾病、意外、受伤等原因造成长期丧失工作能力,在度过等待期之后,员工可以从长期失能险上获得每个月一笔收入,金额通常是员工失能前每月工资的50%到67%不等。如果医学诊断证明该员工一直处于无法工作的状态,每个月的收入支付将一直持续(而不是像重疾险那样一笔赔付而已),通常到退休年龄。

同时,提供长期失能险的保险公司会配合长期失能者的治疗,通过一些健康和治疗上的干预,尽可能帮助员工恢复工作的能力。保险公司有非常强的经济动力去这样做,因此会采用很多的病后治疗支持、疾病跟踪等手段,最终治好员工的病,让其能重回职场,对员工和保险公司都是双赢的。对于一些恢复部分工作能力的人,长期失能保险会根据其恢复的程度决定是否继续每个月继续支付其收入以及支付多少金额。比如该员工病后只能承担兼职工作,收入低于原来收入的20%,那么每个月长期失能保险将继续支付其费用。加入收入处于原工资的20%到80%之间,那么失能保险将计算比例,支付一部分收入。而员工恢复后收入达到原来80%,长期失能状态通常即宣告结束,保险将停止支付月收入。

因此,长期失能保险提供了医疗保险、重疾险之外的对整体生活开支的风险保障,让很多长期失能者可以在治病和负担家庭经济责任的情况下继续生活下去,降低整个家庭的风险,避免失能之后家庭陷入灾难性财务危机,生活质量严重变差的情况。

中国的失业保障很低,一旦职工因为疾病和受伤长期丧失工作能力,治疗费用的压力很大,而且失去了生活收入来源,对家庭和个人都是重创。患者将面临从患病到退休之间的收入真空,即使到了退休后,工龄不足也意味着退休后的养老福利不会太高。现在市场上的重疾险并不能长期帮助失能者带病生活下去,这中间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失能保障断层。

中国之所以没有出现弥补这个保障断层的保险产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关键的原因是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以追求药品和检查收入导致的过度医疗。长期失能的鉴定是整个保障的关键,但在中国,这种鉴定很难正确而且客观。医生和医院受到利益的主导,可能夸大病情。同时,雇主为员工购买保障仍然很弱,中国的雇主在基本社保的压力下能够为员工购买的补充福利是非常有限的。而且长期以来,雇主和员工的健康状况、医疗开支并不直接有利益关系,因此,绝大部分的公司仍然没有形成为员工提供福利保障的意识和氛围。

不过,随着中国人口结构变化,青壮年越来越稀缺,而养老负担越来越承重,风险可能会逼迫个人和雇主去思考接受变化的可能。对于社保来说,失能人群的保障也会是很大的负担,如果有商业保险能够分摊这一风险,尤其从雇主端入手,可能完善这一保障。

而对于企业来说,随着压力变大,劳动人口萎缩,企业可能不得不思考用更好的保障留住人才。而对个人来说,单薪家庭增加,灾难性疾病的低龄化也将促使他们为个人和家庭寻找更加全面的保障。在这种变动中,由保障型医疗保险、大病保障加失能保障的综合保障将有可能成为未来防控整体医疗风险的核心。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