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投资的定位:针对供给的缺口

目前中国的公立医院属于强供给的状态,虽然大医院人满为患,但整体的服务可获得性在整体公立医院板块仍然是很强的,这种大环境没有给民营板块太大的生存空间。如果对比一下其他地区可以看到,民营板块的发展空间需要针对公立服务的供给缺口才能做大做强。

比如香港的医疗体系分公立和私立两部分,公私两部分占医疗总花费的比例一直比较接近于一半对一半,近五年来私立部分略有上升,超过公立部分。根据香港食物及卫生局的数据,2013年,公立体系的医疗支出占总医疗支出的48%,私立部分占52%。

香港的公私医疗机构定位不同。公立体系内的医疗支出69%用在医院。私立体系内的医疗支出50%用在基础医疗机构上。公立的核心是专科服务和住院,价格较低。住院和专科医疗是香港公立医疗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和服务重心。香港的公立医疗体系包括卫生署下辖的公共卫生机构比如儿保机构、精神卫生中心、肺结核诊所等,以及医院管理局下辖的42家公立医院、73家普通科门诊部以及73家专科门诊部。普通科门诊部包括公立独立门诊部以及公立医院的分支门诊部,而专科门诊部则主要是公立医院提供的专科门诊。

公立体系共有2.78万张床位,而私立体系只有4000张。公立医院占出院病人总数的82%,私立医院只占18%。但在门诊方面,公立体系的供给非常弱,这就给私立板块带来了很大的发展机会。

香港私立医疗机构的竞争核心是基础医疗服务,占全香港门诊服务量的70%左右。虽然香港公立门诊部和公立医院的普通科门诊费用很低,只有45港元一次(已经上涨到50港币,但仍非常低廉),但等候时间极长,服务质量远不如私立。私立医疗的普通科门诊费用在350到500港币左右。这一价格与公立体系的差价还不如中国内地的公立普通门诊和公立VIP大,普通门诊10到17元左右的门诊与300元以上的VIP就诊价格相差15倍甚至更多。相比公立体系,香港的私立门诊预约更快服务更好。因此私立医疗机构占了基础医疗服务的七成。

而在专科和需要复杂治疗的项目以及住院上,公立医院在专科治疗和手术实力上都有很强的竞争力,价格也比私立医院的住院服务低非常多,因此公立体系主要以住院和复杂治疗为主,但通常排队时间较长,因此也有一些购买了保险或者经济条件较好的病人选择高价的私立医院来做手术。但由于私立医院手术费用贵出很多,因此在这方面远不如私立基础医疗来的普遍。

在这一点上再次体现出与中国内地的不同。中国内地的私立几乎是在同一个层面与公立医院竞争的。公立医院采取的策略是统包,从小病到大病通吃。私立医院在这样广度和强供给的竞争下没有优势,未来的趋势在于随着医改的深入,一部分公立医院因为经营压力而减少供给的领域可能成为民营资本的机会。在近年的发展上,眼科就是公立医院供给有缺口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截至2014年,中国共有403家眼科医院,私立的比例达到了86%。公立眼科专科医院的数量增加有限,2014年还开始减少。眼科治疗的特征是,很大一部分需要手术治疗,药品只是辅助作用,对于以药养医的公立医院来说,对药品收入贡献不大,同时,而公立体系对服务的定价偏低,总体来说医生服务的动力不强。因此,这造成眼科在公立医院的受重视程度不如其他专科。

公立医院的服务供给不足,部分知名公立眼科医院一号难求,手术则需要排队很久。另一个导致供给不足的主要原因是眼科手术设备昂贵,如准分子设备在1000万以上,有实力的医院才能采购这些设备。因此规模较小的医院不具备眼科的实力。从这些原因来看,眼科从公立医院分出一部分的可能性高于其他科室。

因此,随着医改的趋势转向支付方强势,将逼迫公立医院从规模思维向经营效率思维转变,未来逐步让出一部分服务,尤其是利润较低,未来在医改打击药价的情况下可能亏本的业务,以及部分服务为主的项目,比如康复、慢性病等。这些公立医院供给减少的部分将成为民营医疗机构的机会。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