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药依从性:技术无法成为主要动力

以技术手段来推动诊后的健康管理一直是医疗市场关注的重点,随着市场逐步认知到普通的健康数据对于医疗服务质量的提升和控费都无法产生很大的积极影响,现在市场更为关注的是在急性期出院后的急重症术后康复。美国市场在这方面的投入主要是缘于平价法案(ACA)推出后,按价值付费对于再入院率有着严格的考核标准。为了减低再入院率,急性期后的病人康复和管理就日益重要。

虽然,医院有动力设计相关项目追踪病人,更好地关注他们。比如梅奥诊所就是这样做的,术后设计了一整套移动和线下手段保证病人不“消失”,这些项目非常专业,需要专业人士配合医生去进行。但是,这样的项目是否有真实的效果,能否真正帮助医院降低再入院率,提高病人的诊后康复能力依然存疑。要提高病人的康复能力,首先是解决他们的用药依从性的问题,而这至今以来都是让市场困惑不已的。

随着科技的进步,医疗机构都在学习运用技术手段来提升用药依从性。为了更好的观察技术和经济手段能否提升用药依从性,美国宾州大学在2013-2016年间对参加试验的每位病人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试验,最近JAMA Internal Medicine刊发了这篇由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的试验结果,该试验从7179位病人中筛选了1509位参与者,这些病人都是在医院治疗急性心肌梗死之后出院的。所有病人都是住院1-180天之间并已经出院回家,病人平均年龄是61岁。全部病人被分为两组,一组是常规没有干预的,共506位病人。而另一组则是基于三种形式的干预,共1003位病人,医院为这些病人提供电子药瓶、基于投注法的经济激励和社会支持。

这些病人全部是从全美五大商保公司和Medicare的非按价值付费病人选择,所有干预的标准都是按照保险公司对会员的管理模式。一般来说,保险公司对于术后病人会进行追踪和回访,通过指派护士和专业人员进行问讯、健康指导以及提醒用药或随访等手段。这都是为了更好地追踪到病人的状态,降低突发状况的可能性。

通过对这些病人的追踪,试验的结果是非常令人沮丧的,两个组在再入院率和药物依从性方面是一致的,技术和经济激励手段均没有效果。这个结果让试验的组织者也非常吃惊,因为这与长期以来形成的技术对诊后干预的有效性并不相符。

这个试验虽然只是个例,样本的抽取和方法可以找到一些瑕疵,而且整体的干预手段仍有待提高。但这个测试对于长期以来市场形成的技术干预的有效性仍然形成了质疑,特别是对于保险公司和医院来说,如果技术干预手段不能产生直接有效的后果,在这方面的投入是否值得继续将成为他们未来的主要考虑问题,这也对整个新兴移动医疗市场产生影响。

从此次干预的手段来看,还是纯粹依赖技术的用药依从性,而不涉及大量的人手去贴身提供服务,这也可能是测试结果不理想的主要原因。虽然得了重症的病人有动力去进行自我管理,特别是在有技术辅助和经济激励的前提下,但对疾病的管理本身也是逆人性的,随着身体具有一定的康复之后,很多人可能依旧无法保持依从性,毕竟这等于需要完全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贴身的重人手服务仍然是疾病管理的核心,而非技术。而经济激励的意义其实也不大,之前很多保险公司推出过满足一定的健康管理措施就降低保费的策略,但用户响应者寥寥。而在美国,即使保险公司免费提供健康管理给那些有风险人群,也依然有很大比例的用户并不愿意参加或参加了无法坚持下去。

总之,在疾病管理领域,技术手段仍然只是一种并不具有决定性力量的因素,核心还是需要健康管理者去贴身提供服务。虽然表面上,技术手段能降低成本和提高服务能力,但在人性上,技术并不是万能的,而疾病管理正是这样一个技术无法改变的领域。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