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方

软硬结合的健康管理模式挑战

2017年初,比价平台Castlight Health以1.35亿美元对Jiff进行战略收购,Jiff主要提供一个名为Health Outcomes Marketplace的平台。这一平台为企业员工提供一站式的健康管理,用户可以接入市场上提供的任何可穿戴设备和App......

DTP:绕过支付方注定难以做大

在全球的老龄化和疾病谱改变的大背景下,医疗开支节节攀升,支付方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为了控制医疗费用,支付方对于药价的压制也是越来越严厉。在控费的压力下,药企的挑战日益增加,为了保持增长,药企急需寻找新的路径来推......

互联网医疗进入线下能否起死回生

受制于中国医疗体系的复杂性和支付方的单一,互联网医疗正面临很大的发展困境。除了一些拥有较好资源或已在行业内深耕多年的公司,其他依靠资本在短期内堆砌出来的公司都面临较大的挑战。在线上已经无法再继续给资本市场......

难以逾越的鸿沟:ACO在中国的挑战

随着医改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国外的医改模式正在被中国市场所热烈讨论。由于美国的医疗模式总体非常商业化,这对很多想进入医疗服务领域的公司非常具有吸引力。因此,很多公司动不动就宣称自己的模式是中国版的XX。但中美......

医疗支付方和服务方的博弈从数据开始

安徽医改又有了一层突破,从2015年7月1日起,安徽省在城镇居民基本医保和新农合两项制度并轨运行的地区,开展商业保险机构经办服务试点。 目前商业保险操作更多在技术和运营层面,不涉及风险和保障责任。但这已经是一个突......

医疗保障缺口下的商业保险机会

中国现行医疗支付体系在大病保障上的缺口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门诊大病保障倾斜度的差异缺口以及门诊基础医疗上的服务缺口,二是城乡居民在大病保障上的缺口,三是地区性差异导致的实际报销差异。这三方面缺口或许能够为......

互联网进整合医疗是空中楼阁

凯撒医疗是美国整合医疗(Integrated Care)模式的重要典范。Integrated的含义并不仅仅指凯撒身兼支付方(保险)和服务方(医院)这层,更重要的是,在服务的整个流程中——从基础医疗到更复杂的医疗,凯撒医疗网络内的机构......

慢病管理:流量和质量的矛盾

慢病管理到目前为止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概念上,实际有效操作的模式还未在中国真正出现。谁需要慢性病管理服务并可能为此买单?慢病管理能不能冲量?慢病管理的模式到底是怎样的?这是慢病管理在未来发展道路上必须要思考......

支付和量化是精准医疗的核心挑战

精准医疗包括三个重要部分,确定对该疾病和病人有意义的生物标志物(biomarker),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及解读,然后根据生物标志物的检验报告,制定临床决定。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步都面临很高的不确定性。 首先,生物标志物......

互联网医疗速死的原因

埃森哲最近发布了一项调查显示,在美国,51%的数字医疗创业企业在头两年内失败了。而根据劳动统计部门的数据,1994到2009年之间,创业公司在同一时段内的总体失败率大概在20%到26%之间。可见数字医疗创业的失败率远远高于......

疗效是互联网医疗的双刃剑

作为医疗控费工具的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是伴随着政策强力推动所催生的。随着老龄化和慢病高发,各国政府在医疗费用的开支上正呈现无限上升的状态,为了缓解过快增长的医疗费用支出,控费就成为了政策的必然选择。美国互联网......

商业医疗保险的发展困境

继多年专业健康险牌照申请处于停滞状态后,近年来资本进入健康险又开始升温。继太保安联之后,近年来媒体也报道了有阳光保险、国寿等也想要申请专业健康险牌照进入这一领域。 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医疗保险是一种保障型的产品......

基础医疗或颠覆未来体检模式

对于连锁体检中心来说,靠开店扩张的路径未来会遇到很大风险。如果转型作检验业务面临第三方检验体量和成本的挑战,如果转型作服务,则面临缺医生的问题,未来很难和崛起的基础医疗行业抗争。这可能是处于技术和服务中间......

互联网能否推动基础医疗变革

长期以来,中国的医疗体系始终受制于一个二元悖论。一方面,全民所平均拥有的医疗资源非常匮乏;但一方面,优势的医疗资源却只集中在少数的大医院。在这样的现状下,病人只能用脚投票,小病也都上大医院看。这人为的造成......

互联网进诊所:不能承受之重?

受到中国特殊的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制约,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史中无法真正的展开。在以公立为主导的医疗服务体系下,整个医疗资源都向大医院倾斜,从而导致大医院虹吸病人,最终引发基层医疗的完全失败。在这种体系下,......

闭环模式是否更适合中国

医疗闭环一直是国内医疗巨头意图模仿的商业模式。通过整合保险、医疗服务和医疗产品来为用户提供一个闭环服务,进而控制医疗费用和提高服务质量。远程医疗在医疗闭环模式上有着天然的优势,在封闭的网络里,远程医疗更易......

互联网医疗的认知困境

自去年下半年掀起的互联网医疗投资热潮已历将近一年。但随着大规模的烧钱运动,绝大部分公司却无法找到自身的盈利模式,大型投资者在对这类项目的投资上也变得日益谨慎。互联网在医疗领域的热潮是在互联网自身的发展遇到......

药企移动医疗工具的核心:医生动力

美国的价值医疗在改变支付标准的同时,也逼迫药企更加注重通过药效去营销以提高产品的价值。最近几年多家药企巨头相继进入移动医疗领域,试图通过C端工具增加用药粘性和病人参与度。这类移动工具是否管用?如何保持病人端......

医疗界的Uber是昙花一现

随着Uber所刮起的模式创新大潮,很多公司都意图借助这种模式来跨界创新。在美国整体医改的大背景下,借用Uber模式来提供新型基础医疗服务的商业化公司也开始逐步出现。但Uber真的能跨界创新吗,医疗领域的特殊性能否适应U......

故事收尾 健康管理投资全面转向

随着Fitbit上市的临近和苹果大规模的进入移动健康领域,健康可穿戴设备的发展已经接近尾声。进一步来说,由可穿戴设备发展带动的线上健康管理收效缓慢,控费效果并不明朗。支付方对健康管理正在向几个平台性的项目集中,......

医生工作室 谁的盛宴?

随着多省医生多点执业鼓励政策的出台,多点执业合作体在国内开始逐步出现,其中尤其以医生工作室的形式最为受到青睐。所谓医生工作室,主要是指一个或多个医生通过与第三方的医疗机构合作在其场地内建立医生工作室作为多......

互联网医疗能否解决就医困境

长期以来,看病难和看病贵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医疗服务体系中的痼疾。尽管政府出台了多种措施,医疗机构也做出了较大的调整,但却于事无补。那么这种困境究竟是因何而起,核心的突破点在哪里,新兴的互联网医疗能否有助于去......

县级医院的盈利困境

国务院日前发布的《关于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了一系列针对县级医院的利好,包括医药分开,税收方面的鼓励等,但实际操作上,县级医院仍然面临盈利模式的困境以及再投入的困境。要想解决这些问题......

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路径依赖

囿于中国的医疗体制,建构于其上的互联网医疗有着较强的路径依赖。这一路径依赖使得互联网医疗日益自我强化原有的发展逻辑,最终积重难返。 要理解互联网医疗的路径依赖,首先必须理解中国医疗服务体系自身的路径依赖。长......

支付方加强控费:产品和服务方的危机

各种现实困境决定了中国的医疗行业迫切需要向控制费用为核心的模式发展。这对产品环节意味着什么? 包括药企、医疗器械、流通环节都可能需要一轮模式上的重塑,改变渠道策略,加强自身产品的价值以进行差异化营销。控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