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

LH Views:互联网医院的四大困境

近来,有关互联网医院的政策管理新规可能出台的消息引起市场的诸多关注。如果撇开政策的可能限制不谈,单就以披着互联网医院外衣的远程医疗来看,其自身的发展本身困境重重,并不存在市场大爆发的可能性,政策为其划界在......

中国的远程医疗困境

一、定价困境 目前中国的远程医疗服务有两种定价办法。一种是远程会诊,这并不是新鲜事物,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主要针对偏远地区的疑难杂症、急症和大病。会诊的费用很高,比如说浙大一院远程医疗门诊会诊费280元/次,急诊......

Oscar Health的转型困境

进入2016年下半年以来,Oscar Health不复再有之前的高歌猛进的气势。随着市场数据的进一步披露,Oscar Health更多的在谈转型的故事,而非之前的个险市场的扩张。美国市场对这类公司的描述更多的使用了“挣扎”(struggle)......

台湾私立诊所的生存环境与发展之道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台湾实施社会保险,当时一共有13种社会保险形式,给付的比例都不高。公费和自费并行,对于私立诊所来说,既有社会保险的病人,也有自费的病人,在支付上总体压力并不太大,收支平衡得比较好。 1995年......

高端商业医疗险为何裹足不前

高端医疗险指的是赔付型、能够提供直付的保障型医疗险产品,在中国,高端产品通常提供全球医疗服务网络、部分全球或大陆本土等不同范围的选择,保额在800万到2000万元不等。虽然这一市场已经持续存在了十多年,但始终较小......

外资药企昂贵药的支付困境

由于中国医保压力不断增大,以及商业支付方远未成熟两大原因,外资药企昂贵药未来将面临极大的支付困境,未来外资药企不仅要面对医改带来的药价挤压,更要面对有竞争门槛的高价药在支付上落地的难处,双管齐下将对外资药企在中国市......

整合医疗模式的困境

商业保险无法对医疗服务方施加影响并进行医疗控费面临种种实际问题,比如,商业保险一直无法解决过度医疗、欺诈、不合理治疗造成的医疗浪费。现阶段商业保险的客户量较小,而服务方处于绝对的量的优势,无论是议价还是支......

长期护理险的市场服务给予困境

随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长期护理险在中国的发展有了较为明确的政策支持。 长期护理保险的核心包括三个方面,筹资,护理需求认定,以及护理保障给予(......

家庭医生的三项职能及实施困境

目前虽然有多地尝试家庭医生签约社区居民,但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用户对家庭医生的作用和价值有不少误解,比如认为家庭医生是开药医生,上门医生,或者转诊医生之类。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也有媒体报道因为医生离职、居......

影像设备和服务进入基层的困境和必要条件

在政策限制大医院采购影像设备的大环境下,影像公司开始把目标转向基层机构,把拓展基层设备并提供服务作为下一步战略发展方向。基层机构从最直接的角度来看因其数量大、国家扶持等利好因素,可能带动很大的体量。然而要......

病友社区难以商业化

在百度出售病友贴吧的行为被广泛声讨之后,有关病友社区在未来如何发展的讨论也在舆论场中得以展开,病友社区在中国发展以来从未获得如此大的关注。各方一致的立场是病友社区不应进行商业化,但市场并未认识到病友社区在......

二级医院的困境及转型可能

过去五年来二级医院一直处于定位不清晰、人才流失、专科特色不明显的尴尬境地。二级医院中有很多是专科医院,他们面临的困难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近几年一些大城市建立了三级、二级之间的医联体,但后来发现下级医院的......

远程影像在中国发展的内在困境

在医疗服务需求的快速增加和有效服务供给的巨大矛盾下,特别是在大医院无限扩张后导致的医疗服务费用过快增长的现状下,如何强化基础医疗的服务能力,从而真正推进分级诊疗就成为了政府和市场各方的共识。而要强化基础医......

虚拟医生合作体的困境

随着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进入胶着期,市场上的主要竞争对手纷纷将战略重心向医疗的核心——问诊靠拢。从原先主要关注诊前和诊后,采用更多轻的模式转变为直接为医疗机构的诊中提供服务,并意图通过云端的平台将医生和医疗机构......

医生需要实现什么样的价值?

在互联网大举进入医疗的热潮中,医生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遵循着烧钱换用户的原则,大量的互联网医疗项目投入重金去医院获取医生,来为其后端的服务提供保障。但互联网医疗烧钱换不来医生的青睐。由于中国医疗体系面临......

互联网医疗的认知困境

自去年下半年掀起的互联网医疗投资热潮已历将近一年。但随着大规模的烧钱运动,绝大部分公司却无法找到自身的盈利模式,大型投资者在对这类项目的投资上也变得日益谨慎。互联网在医疗领域的热潮是在互联网自身的发展遇到......

医生工作室 谁的盛宴?

随着多省医生多点执业鼓励政策的出台,多点执业合作体在国内开始逐步出现,其中尤其以医生工作室的形式最为受到青睐。所谓医生工作室,主要是指一个或多个医生通过与第三方的医疗机构合作在其场地内建立医生工作室作为多......

互联网医疗能否解决就医困境

长期以来,看病难和看病贵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医疗服务体系中的痼疾。尽管政府出台了多种措施,医疗机构也做出了较大的调整,但却于事无补。那么这种困境究竟是因何而起,核心的突破点在哪里,新兴的互联网医疗能否有助于去......

移动类医生工具的中国困境

在中国医疗商保体系尚未成型的市场环境下,保险公司和雇主都无法成为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支付方。因此,目前市场最受关注和热捧的只剩下以药企为支付方的相关商业模式,其中又以面向医生为主的在线医生社区和医生工具类产品......

PBM在中国市场的困境

随着各级政府对于医保资金穿底的担忧,医保控费成为了本轮医改重要的议题之一。要推动医保控费,首先要降低病人前往大医院的就诊量,从总体上降低医疗费用,同时严格控制医院内部的费用增长。因此,分级诊疗和按病种付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