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

医疗服务行业的连锁复制之痛

连锁复制在很多行业是增加规模、造成品牌集中推广效应的重要手段,不过在医疗服务这一重资产重资源领域,连锁战略的应用可能造成截然不同的效果,投资者必须从三个方面来考虑是否要连锁化以及怎样连锁化。一是连锁的范围......

医疗服务联盟:平台化的机会

由于用人成本不断攀升,加上奥巴马医改对医院使用电子病历的要求更加严格,进一步造成成本上升,越来越多独立执业的全科医生开始放弃自主经营,改而加入医院。这一趋势近年来愈加明显,甚至有医生表示,由于越来越多的年......

医疗投资的认知盲区:服务链条割裂

自从2014年资本点燃了医疗投资的虚火,高烧正在逐步退却,虽然明确了这个市场的特殊性和挑战性,但市场对医疗服务投资的整体性认识依旧模糊,仍然认为只要满足了部分条件就能获得发展。正是基于这种片面的认识,市场上的......

医疗服务颠覆式创新的迷雾

医疗服务的变革在世界各国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特别是伴随着老龄化的加速和慢病人群的年轻化,医疗体系已经不堪重负,原有的医疗服务制度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医疗服务正迎来一个巨......

控费:从改变医疗服务模式起步

政府作为医疗费用的支付方,同时也作为医疗机构的监管者,怎样通过激励手段引导医疗机构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从而与支付方达成共同目标——控费并执行这一目标,一直是一个非常棘手但又关键的问题。要分析这一问题有三个方面需要考虑......

下一个BAT不会是医疗服务

在经济新常态下,大部分行业不仅已经无法获得高速增长,很多甚至面临紧缩。但医疗行业仍保持着高速的增长,按照目前的增速,市场规模基本每五年就要翻一番。这也吸引了大量行业外资本的关注,在过去两年有大量资本和人才......

非赔付型健康险无法与医疗机构嫁接

目前的健康险市场以定额赔付的重疾险和提供有限保障的企业企补产品为主,健康险市场的大部分产品都无法与医疗服务真正嫁接。定额赔付是针对事件发生后提供一笔金额,这种定额操作的方式与医疗服务是割裂的。也就是说,用......

个人服务及健康保险调研

伴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市场正越来越明确健康保险和医疗服务市场的关系。但无论是针对医疗服务还是健康保险,市场自身的理解较为肤浅,也并没有深入的去了解用户到底对医疗服务和健康保险的支付能力和意愿。 为此,Latitude Health......

医生资源对医疗服务的价值

随着医院挂号黄牛再次被热议,医生资源的紧缺性受到了高度的关注。医生如何体现自身的价值,医生与医疗服务的价值之间的关系到底该如何体现,围绕着这些问题,市场充斥着各类声音。再回过头来看过去两年被炒的火热的互联......

互联网医疗的2016:一个供给侧的视角

作为一个被资本强力催长的分支,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本身并不具备成熟的条件。虽然,中国医疗市场的变革正在展开,市场的需求也远高于供给,但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远未到达爆发的时点。在欠缺成熟催化剂的前提下,目前被......

医疗应为大部分人服务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医疗的目的应该是为大部分人服务。这不仅体现在医疗服务上,也体现在医疗支付上。可是在当下的中国,不少新出现的医疗商业模式完全忽略了医疗为大部分人服务这个目的,转而瞄准小部分人,或者说是......

医疗服务需要什么样的流量

由于长期以来用产品来填补被人为压制的服务收入,中国医疗机构整体缺乏服务意识。占市场绝对主力的公立医院没有市场分析和战略部门,对病人来源和构成没有精细化的分析,也无法因此作出相应市场策略。大医院反正不愁病源......

医疗服务评价市场的前景

随着医改的深入和互联网医疗从外部的冲击,医疗服务评价正受到市场更多的关注。很多地方政府正在将医疗服务满意度评价作为医院的考核标准,比如深圳制订了《医院公众满意度调查监测通报办法》,采取每季度监测通报。一些......

医疗服务的碎片性制约互联网医疗

长期以来,特别是在过去五年的分级诊疗体系日益失效的现状下,中国的医疗服务市场正日益呈现碎片化的状态。这种碎片化的形态分为几个方面:第一,整个医疗体系是以治疗为核心,医生始终无法面向病人建立一整套的预防和干......

医疗服务:靠产品还是靠服务

长期以来,中国医疗服务的价格一直较低,这导致传统的医疗服务一直只能依靠产品来盈利。随着医疗费用支出大规模的增长,无论是从政府支出的层面还是个人费用的承担上,以药养医的模式再也无法延续。但现行的医疗模式积重......

互联网医疗的认知困境

自去年下半年掀起的互联网医疗投资热潮已历将近一年。但随着大规模的烧钱运动,绝大部分公司却无法找到自身的盈利模式,大型投资者在对这类项目的投资上也变得日益谨慎。互联网在医疗领域的热潮是在互联网自身的发展遇到......

医疗界的Uber是昙花一现

随着Uber所刮起的模式创新大潮,很多公司都意图借助这种模式来跨界创新。在美国整体医改的大背景下,借用Uber模式来提供新型基础医疗服务的商业化公司也开始逐步出现。但Uber真的能跨界创新吗,医疗领域的特殊性能否适应U......

医疗服务价格放开路线图

今年两会的总理报告中,明确指出了将“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下放一批基本公共服务收费定价权。”这一句话的后半段受到了很大的关注,各方对是否放开的争论较多,但对于如何放开却都在等待政策的指引,并不见有任何讨......

资产轻化带动医疗服务转型

医疗服务长期以来属于重资产投入行业,具有较高的资金进入门槛。这一方面为医疗服务设置了天然的屏障,挡住了那些意图以小博大的投机者,但也阻止了很多真正优秀的医生出来自己创业。虽然现在医生依旧是体制人,出来的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