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

医生自由执业能否“包治百病”

在医疗服务能力与市场需求的巨大鸿沟日益拉大之后,中国医疗体系正面临着巨大的变局。在这一变局之下,医疗服务产业的改变是大势所趋,但到底从何入手优先推动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在医保基金日益吃紧、财政补贴无法......

互联网无法成为医生的连接器

在互联网改造一切的冲动下,互联网对医疗的投资也在加大。对于医疗的投资,秉持着平台思维的互联网企业仍旧希望自身成为能连通一起人与设备的平台,从而推动各类医疗资源在平台上打通,最终为普通的用户提供可及的普惠服......

医生自由执业能推动分级诊疗吗?

在被长期扭曲的中国医疗服务市场上,基层医疗的角色始终不被病人认可。其中的原因既有体制和管理的问题,但最核心的依旧是值得信赖的基层医生匮乏。作为医疗服务的守门人,基层全科医生发挥着最基础的保障作用,也承担着......

第三方门诊手术中心的挑战

随着政策上对多点执业的推动,各类医生抱团或者帮助医生多点执业的平台纷纷出现。但目前成立的各类医生集团更多的是将原先的走穴或飞刀从暗变明,纳入更为规范的市场化运作的渠道,并没有为整个医疗体系创造更多的价值。 ......

儿科人才困局何解

为缓解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卫计委出台了名为加试实为降分的措施来推动儿科人才的进入。这一措施受到了很大的争议,舆论普遍认为对于难度较大的儿科不应推出这样的降分举措,这将进一步导致儿科人才的边缘化。 儿......

医生碎片化时间的想象力

随着互联网医疗在中国市场的快速铺开,尤其是伴随着大量资本的进入,争抢优质的医疗资源成为各类公司竞争的主要着力点。互联网医疗本质上是一种服务,要做好服务就必须拥有后端合格的服务方。但在中国医疗体制的重压下,......

医生需要实现什么样的价值?

在互联网大举进入医疗的热潮中,医生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遵循着烧钱换用户的原则,大量的互联网医疗项目投入重金去医院获取医生,来为其后端的服务提供保障。但互联网医疗烧钱换不来医生的青睐。由于中国医疗体系面临......

互联网进诊所:不能承受之重?

受到中国特殊的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制约,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史中无法真正的展开。在以公立为主导的医疗服务体系下,整个医疗资源都向大医院倾斜,从而导致大医院虹吸病人,最终引发基层医疗的完全失败。在这种体系下,......

互联网医疗千帆竞渡 医生从何而来

自去年以来,各路资金涌入互联网医疗领域,这直接催生了大量的创业项目。互联网医疗领域可谓是千帆竞渡的局面。互联网医疗本质上是医疗服务的一种表现形式,归根结底最终还是要围绕着问诊来展开。虽然目前远程问诊整体受......

医生的服务动力:医疗市场发展的最大瓶颈

医生对服务的动力正在影响到包括线下医疗服务、移动医疗、药企营销三方面商业模式的创新推进。 医疗服务上,依赖医生资源的模式主要是基于多点执业的各类名医平台,以及一些民营资本布局的诊所。实践证明这些模式并没有办......

云医院的痛点:医生的经济动力

云医院可以说是中国医疗大环境下特殊的产物,背后的影响因素主要是医生无执业自由和医院以药养医。 无论是宁波云医院从病种出发,还是阿里从医院和基层医疗出发,云的道路是建立一个平台,用的是类似电商的思路。云医院有......

民营资本进入基础医疗的条件和困境

民营资本进入基层的途径有几种。一个是收购已有基层医疗机构然后改革重组,这种办法的好处是直接获得牌照,免去了申请这道关。但缺点是很多基层机构只是一个壳,既没有硬件也没有人才,收下来更多是冲了牌照去的。另一种则是自建,......

多点执业松动 是否离自由身又近一步

多点执业又有松动。广东允许医生只要报备就可以多点执业,不需要院方审核。这是否意味着医生更加自由?假若更多的医生选择走穴,对私立医院是否是福音?而对民众来说到底是增加了和好医生接触的通道,还是作用相反? 试想一下推动......

定制服务的连锁诊所机会

美国基础医疗正在进入大变局的时代,其中最为抢眼的是定制服务的推出。而在中国当下的医改语境下,基础医疗正日益受到政府和市场的重视,定制服务在其上是否有机会? 要想在中国推出定制服务,首先要理解中国市场的环境。......

中国互联网医疗难圈医生

随着移动医疗的发展,各路资本蜂拥而入,意图再次制造下一个互联网热潮。但是,医疗本质还是医生的服务。因此,大部分创业公司在获得了资金的注入后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在圈医生资源上。目前阶段,各家公司比拼的是自己医生......

移动医疗App的三个挑战

移动医疗App的发展越来越呈现出这样的趋势:靠自身独立运营的难度加大。可穿戴设备等硬件在未来很难单独盈利并成为真正的入口,移动医疗App未来的发展必然趋势是成为某种服务的附属和入口。 移动医疗App将面临三个挑战。首先,随着......

三甲医生社区开诊所 剥离“户口”是关键

医生离自由身或许又近了一步。北京今年将调整社区用药目录,把慢病用药下放到社区医院以及卫生站,同时不分药房可能成为定点社区药房。不过最大的松动或许是允许大医院医生在社区开诊所。但真正的推进和市场落实中也许还......

移动医疗能获得什么样的医生

移动医疗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在产品上,而是后端的服务。如果后端的服务跟不上,再好的产品也很难有用户持续使用。而要做好服务的根本是后端的医护人员,所以移动医疗最终拼的是圈医生资源。但是,正如之前的文章所分析的,......

应急诊所能否有中国版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在过去五年,位于闹市商务区的应急诊所获得大规模的发展。这类应急诊所主要提供了大医院急诊室的功能,但收费却相对低廉,获得了大众的青睐。 美国医院看病一般都是采取预约制,这限制了很多有急性需求......

大病看不好?中国医疗土壤缺什么

中国在某些重症和轻重症领域的医疗水平和国外存在差距,究其背后的原因,一部分是我们的医疗体系不注重前端预防,但更重要的是整个体制阻碍了医生提供以患者为中心的治疗方式,且整个医院运作的模式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医生本身在研究......

挖个医生有多难?

无论是外资医院还是民营医院,挖医生一直是最难的事情,而医生的能力决定了医院是否能吸引客流并做大品牌。这并不是多点执业,甚至自由执业就能撬动的。只要市场大环境不变,公立医院仍然是客流集中地,公立和私立医院给医生提供的......

中国未来或迎医生“输入潮”

世界上从未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快速进入老龄社会,年轻医务储备下降如此之快,行业的畸形发展导致大量医学院毕业生转行,而病人增加又如此迅猛,这些因素都导致中国未来的人才格局和市场变化会出奇地快速。 中国未来或迎......

或受三甲全科冲击 基层医疗机会在远程

三甲医院也要开全科门诊了,以后没有全科就不能评三甲。大医院人才多,药品全,大力发展全科会不会又造成把病人从基层全科吸走的状态还不好说。 因为中国目前还没有转诊机制,大医院收治了很大一部分小病患者,假如可以通......

医生多点执业的利与弊

7月22日,北京市卫计委发布修订版的《北京市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办法》,将自8月1日起执行。届时,医生多点执业的医院将不再受数量限制。同时,只要医生和所在医院达成一致协议,卫生行政部门将不再介入医院对医生的用人方式和劳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