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病管理的支付挑战:支付意愿以及土壤缺乏

分享到: 更多

health03_960x435

目前的慢病管理服务,尤其是线上服务,严重陷入没有明确支付方的困境。个人用户的支付意愿度很低,Latitude Health在2016年进行的调研显示只有28%的用户愿意为慢病管理付费,且67%的用户的付费意愿低于500元一年。而另一方面,医保的资金压力非常大,部分人口流出地区已经出现医保赤字。未来要医保增加保障程度的压力会很大,医保可能会优先选择最迫切的领域增加保障,比如发病率逐渐增加的大病治疗等。而慢病管理服务由于其效果难以用定量分析来衡量,与医保控费的直接经济联系不明确,以及慢病管理市场尚不规范等因素,很难被纳入报销范围。

而在商业保险方面,慢病管理适合长期服务、与用户能建立长期互动的保险产品,也就是赔付型产品。而目前占市场一半的重疾类产品因为和用户没有互动,也没有理赔信息,支付方对用户的健康状况并不知晓,因此不适合加载慢病管理服务。商业健康险市场的另一大块是针对企业用户,保障程度较低的医保补充产品,这类产品虽然有理赔和用户互动,但因为依托医保和公立服务体系,难以调动服务人员资源,并没有很好的服务模式出现。

除此之外,慢病管理的效果难以被量化,或者说通过直接的数据来证明其效果的困难点将成为支付方进场的障碍。即便商业保险愿意在其保险产品上嫁接慢病管理服务,其效果也很难证明,商业保险以什么标准为支付基准将非常模糊。

从美国的慢病管理发展中可以看出,由政府推动或第三方独立进行的慢病管理服务的核心就是有临床数据收集以及效果评估,也正是因为对实验组和非实验组用户的健康数据的紧密跟踪,让慢病管理的效果得以衡量,才能够成为行业标准或者被支付方接受。

数据的连贯性收集以及分析方法在中国市场都很匮乏。从慢病管理的干预效果角度,与历史数据比较的误差性会较大,因为中国慢病教育和预防措施缺失,有许多过去并不知道自己患病的慢病患者,而他们被检测出患病后采取的措施可能会快速提升他们的指标,在这种情况下将慢病管理项目实施后与实施前比较并不合理。

因此,未来更为有效的慢病管理效果评估应该更为严谨,通过实验组和非实验组的对照,显示出慢病管理在已经知道患病的用户身上的作用。同时,评判指标可以不仅只有检查指标变化这一项,因为毕竟治疗关乎到许多综合因素,与病人自身条件和健康状况密切相关,因此可以结合体重等更直观的因素来进行综合评估。

严肃的临床评估目前在公立医院体系内将会较难推行,公立医院有强大的病人资源,却没有足够高的动力和精力来进行数据管理和分析,医院的主要利益来自于药品而不是服务,慢性病管理这样的衍生服务对医院——尤其是大医院来说并不是他们所关注的核心。

除了效果行难以被证明的难题,从操作上看,慢病管理服务目前还处于市场发展初期,鱼龙混杂的各种项目在服务流程上缺乏标准,即便支付方有意愿为这类服务买单,如何买单也是很大的问题。比如,慢病管理服务到底涵盖哪些方面,医生需要花多久的时间,怎样支付医生的服务,是否有必要根据效果来付费,付费的价格标准是什么,这些因素都是市场缺乏的,因而很难让支付方在这样的情况下为这项服务提供报销。

本文节选自Latitude Health即将推出的新书《创新陷阱:医疗投资的挑战》

(本文系村夫日记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