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夫日记: 七月 2015

大病医保背后的问题:从筹资到控费

中国的医疗支付困境有三方面。一方面个人自费比例高,超过30%。另一方面缺乏商业支付方来分摊风险,医保占医疗支付的50%以上,而商保支付份额不足3%。此外,靠劳动人口填充医保资金池的模式由于生育率降低以及老龄化加速将面临很......

医疗O2O到底拼什么

从医生上门服务到药品配送,医疗领域的O2O正在各个场域被谈起,许多人都在设想未来看病会变得更便捷和舒适。但事实可能并不如想象那么美好,医疗领域的O2O在很多时候都在创造一些并不存在大量需求的小众场景,而真实的O2O在医疗领......

连锁养老服务机构的机会

随着快速老龄化的到来,中国养老市场正面临大扩容。虽然整体市场需求高涨,但在目前的市场获取盈利却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与中国养老市场所拥有的自身特性有关:文化上的居家养老、支付方的缺乏和市场供给方的错位都是养老市场的巨......

医疗服务:靠产品还是靠服务

长期以来,中国医疗服务的价格一直较低,这导致传统的医疗服务一直只能依靠产品来盈利。随着医疗费用支出大规模的增长,无论是从政府支出的层面还是个人费用的承担上,以药养医的模式再也无法延续。但现行的医疗模式积重难返,要......

医疗专业化支付方管理的机会和局限

中国的医疗支付方(包括医保和商业保险)的一大弱势是缺乏精细化管理。这一部分是因为服务方的强势引起的,一部分也是因为支付方本身没有发展出专业的体系去管控服务方的行为。也正因为如此,未来针对精细化管理,可能衍生出两个......

可获得性是理解互联网医疗的基石

看病难和看病贵是中国医疗体系的痼疾,但也是争议最大的,甚至有人认为看病难和看病贵是伪命题。之所以出现争议,是因为观察者的立足点始终站在个人的角度,而非从整个医疗体系背后运营的成因来看,这造成了很大的偏差。 看病难和......

母婴模式的机会和挑战:轻资产式线下服务

针对母婴的商业模式一直受到高流量但支付能力不足的困扰。表面上看,母婴的需求是刚性需求,用户愿意付出溢价的可能性高。但实际上,从母婴论坛一直到健康问讯等工具,始终没有看到很强很持久的购买力,医疗服务上是否也会发生类......

互联网医疗的轻与重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浪潮接近尾声,医疗这一巨大但尚未开发的服务市场成为各路资本角逐的一个最主要战场。但中国医疗服务市场自身具有的多重难点严酷的制约了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至今互联网医疗仍未找到可以快速复制的商业模式。......

专科医疗扩张路径何解

肿瘤科作为对专业技能最强的科室之一,加上近年来发病率上升,看上去在专科医院领域很有机会。深圳正是看准这一点,建立了深圳肿瘤医院,但是近期却有媒体报道,运营半年来,因为缺医生,各科室带头人不到位,门庭冷落,甚至“挂出......

OTC退出医保目录带来的渠道变革

近期根据医药经济报的报道,“即将启动的下一轮医保目录更新的工作中,或将作出历史上最为重大的调整,目录中现有的OTC药品品种或将全部退出”。如果此举真的发生,对药企OTC销售模式、零售端药房的竞争、以及基础医疗服务机构都会......

医生需要实现什么样的价值?

在互联网大举进入医疗的热潮中,医生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遵循着烧钱换用户的原则,大量的互联网医疗项目投入重金去医院获取医生,来为其后端的服务提供保障。但互联网医疗烧钱换不来医生的青睐。由于中国医疗体系面临结构性的......

互联网医疗无法背离医疗的本质

医疗可能是发展至今最具有挑战的互联网领域,不仅找不到清晰的商业模式,而且服务方和需求方都对使用这一工具动力不足。医疗的核心是问诊,呈现的结果是疗效,其他都是围绕着这一从问诊到疗效呈现的过程。作为控费工具的互联网医......

以病人为中心是基础医疗的竞争壁垒

由于投资金额巨大、回收流程长和谈判过程艰难,大规模的单体医院投资正在逐步放缓。整个资本市场的热点现在开始日益关注基础医疗领域。基础医疗如果无法发展,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始终无法解决,这也是政府从今年开始为什么要力......

卫星模式或成基础医疗发展重点

面对持续的老龄化和慢病高发,中国的医疗支出正在快速上升,政府也因此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在压力面前,控费是政策的不二选择。在控费的大方针之下,政府已经意识到光靠压制药价是不够的,限制大医院规模扩张和分级诊疗成为下......

健康险:做“大”还是做“小”

自去年开始,险企布局专业健康险开始加速,市场一直维持只有四家专业健康险公司多年之后,终于在去年开始又有新公司获得健康险专业牌照,太保、复星、阳光、国寿均开始布局。然而,中国医疗市场的特殊性使得专业的医疗保险在费用......

基础医疗或颠覆未来体检模式

对于连锁体检中心来说,靠开店扩张的路径未来会遇到很大风险。如果转型作检验业务面临第三方检验体量和成本的挑战,如果转型作服务,则面临缺医生的问题,未来很难和崛起的基础医疗行业抗争。这可能是处于技术和服务中间地带的体......

减重市场:谁的肥肉?

国家卫计委6月30日发布了《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15年)》,报告显示,全国18岁及以上成人超重率为30.1%,肥胖率为11.9%,比2002年上升了7.3和4.8个百分点,6至17岁儿童青少年超重率为9.6%,肥胖率为6.4%,比2002......

破坏式创新与医疗变革

在Uber进入市场并产生颠覆性的效应后,各类行业都明显受到了较大的思维震撼。很多个人和公司都在思考下一轮的颠覆是否会发生在自己所处的领域,自身的危机感日益强烈。回到医疗行业来看,随着各国医疗费用的快速上涨,政府和市场......

零差率带给中国的处方管理机会

目前的医改以药价为主攻方向,试图从药下手推动治疗行为的变化。公立医院实行零差率之后,院内药房从收入中心变成成本中心,医院开始考虑如何在采购、运营成本和量之间获得平衡,过去多卖药多赚15%药品加成,变成了压低采购价格,......

砍大医院门诊或给市场带来两重影响

分级问诊的各项措施对病人流向基层的效果到底有多大,直接砍掉大型医院的业务是否可以迫使病人转投基层?自安徽对三级医院限号限流之后,上海又传出了可能会取消大医院门诊的做法。根据新闻晨报的报道,“上海正在进行医疗价格服务......

线上患者教育成效不明 任重道远

近日,美国在线患者交流平台PatientsLikeMe展开的针对癫痫病人的调查显示,在线病人社区能提升病人的自我效能提升和自我管理。调查显示,有将近一半的被调查者表示病人社区确实能够更好的控制他们的病情并理解他们自身的发作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