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夫日记: 六月 2015

远程医疗的控费两难

在美国医改法案的推动下,满足控费需求的远程医疗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由于远程医疗能够直接降低诊费,这种模式得到了保险公司和雇主等主要支付方的认同。但随着市场规模的发展,远程医疗的控费效果却遭到了一定的质疑。在目前Med......

互联网能否推动基础医疗变革

长期以来,中国的医疗体系始终受制于一个二元悖论。一方面,全民所平均拥有的医疗资源非常匮乏;但一方面,优势的医疗资源却只集中在少数的大医院。在这样的现状下,病人只能用脚投票,小病也都上大医院看。这人为的造成了看病难......

互联网进诊所:不能承受之重?

受到中国特殊的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制约,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史中无法真正的展开。在以公立为主导的医疗服务体系下,整个医疗资源都向大医院倾斜,从而导致大医院虹吸病人,最终引发基层医疗的完全失败。在这种体系下,没有人能......

闭环模式是否更适合中国

医疗闭环一直是国内医疗巨头意图模仿的商业模式。通过整合保险、医疗服务和医疗产品来为用户提供一个闭环服务,进而控制医疗费用和提高服务质量。远程医疗在医疗闭环模式上有着天然的优势,在封闭的网络里,远程医疗更易接受和操......

抗生素危机如何治?

用药安全的一大核心挑战是抗生素使用。曾有媒体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调查显示,我国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比例超过46%,在使用量、销售量列在前15位的药品中,抗生素占了10种”。而农村的抗生素使用情况更是严重,有报道显示......

限制大型设备将推动远程医疗 风险犹存

今年六月国家发布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提示政策的方向是限制大医院采购大型设备,(大型设备配置饱和的区域不允许包括公立医疗机构在内的所有医疗机构新增大型设备),同时鼓励探索公建民营或民办......

互联网医疗千帆竞渡 医生从何而来

自去年以来,各路资金涌入互联网医疗领域,这直接催生了大量的创业项目。互联网医疗领域可谓是千帆竞渡的局面。互联网医疗本质上是医疗服务的一种表现形式,归根结底最终还是要围绕着问诊来展开。虽然目前远程问诊整体受限,但以......

慢性病连续门诊带来的渠道变革

浙江省开始试点慢性病连续门诊。2015年首先开放高血压和糖尿病作为试点范围,先选择两家当地三甲医院试点,模式是采用慢性病连续处方 “一笺三单”。一笺有效期为12个星期,,每张联单有效时间为4个星期。首联在开处方的医院配药,......

医疗预付费模式难以植根中国

随着中国基础医疗市场的逐步发展,越来越多的资本方进入到这一领域。无论是互联网医疗公司还是传统医疗企业,都将目标指向了预付费模式。但在传统快消领域屡试不爽的预付费模式能否在医疗领域取得成功呢? 打包预付费和捆绑式销售......

外资药企大规模弃标的启示

近日媒体报道外资药企在多省出现弃标,时代周报曾报道湖南最近的药品招标中,外资药企的药价大幅下挫。即便在成交的少数品规中,弃标率也仍然较高。比如拜耳公司的36个品规中仅9个成交,最大降幅为11%,弃标率为75%。而在此前浙江......

家庭医生困局难破

随着政策和资本的双重推动,基础医疗的发展正面临着一个较快的井喷期。在政策上,政府今年开始力推分级诊疗,同时进一步放开社会办医的限制。在市场层面,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入基础医疗领域,这将进一步增加供给,促进基础医疗的......

移动医疗App的渠道策略

移动医疗App的推广成本正在变得越来越高。在用户端,靠大打广告,优惠促销刺激等手段虽然可以短期内增加一些新用户,但对长期的用户依从性并没有太大作用。而在医生端,采用类似药品销售的地推方式成本极高,正在逐渐变成海选,怎......

互联网医疗的认知困境

自去年下半年掀起的互联网医疗投资热潮已历将近一年。但随着大规模的烧钱运动,绝大部分公司却无法找到自身的盈利模式,大型投资者在对这类项目的投资上也变得日益谨慎。互联网在医疗领域的热潮是在互联网自身的发展遇到瓶颈,开......

药企移动医疗工具的核心:医生动力

美国的价值医疗在改变支付标准的同时,也逼迫药企更加注重通过药效去营销以提高产品的价值。最近几年多家药企巨头相继进入移动医疗领域,试图通过C端工具增加用药粘性和病人参与度。这类移动工具是否管用?如何保持病人端和医生端......

第三方检验:如何避免大跃进导致的混战?

中国的检验市场大部分仍集中在医院里,分包到第三方检验机构的不到市场的2%。检验市场最大的仍然是三级医院,占市场的接近一半。近年来三级医院经历了一轮装备竞赛,在规模大跃进中,三级医院外包出来的检验是很少的,未来的趋势......

医生的服务动力:医疗市场发展的最大瓶颈

医生对服务的动力正在影响到包括线下医疗服务、移动医疗、药企营销三方面商业模式的创新推进。 医疗服务上,依赖医生资源的模式主要是基于多点执业的各类名医平台,以及一些民营资本布局的诊所。实践证明这些模式并没有办法依赖名......

医疗界的Uber是昙花一现

随着Uber所刮起的模式创新大潮,很多公司都意图借助这种模式来跨界创新。在美国整体医改的大背景下,借用Uber模式来提供新型基础医疗服务的商业化公司也开始逐步出现。但Uber真的能跨界创新吗,医疗领域的特殊性能否适应Uber的模......

药剂师的意义

药剂师长期以来在中国处于边缘位置,作用得不到发挥,地位得不到承认。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医疗环境将资源严重向大型医院集中,导致医院实力膨胀,而支付方医保缺乏控费机制,于是,本应该站在医院、病人和支付方中间、起到审核处......

互联网医疗的生态圈神话

随着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尤其是BAT和平安等巨头的进入,构建生态圈的理论也开始热闹起来。很多创业公司认为能进入巨头产业链中的一环就能保证自己的美好未来,而巨头们也把在其他领域获得成功的平台思维移植到医疗领域,认为打造产......

从Teladoc上市看远程医疗的特性

随着美国医改推动了价值医疗的发展,控费需求推动了远程医疗的快速发展。而作为其中最为抢眼的远程问诊公司,Teladoc终于在近日公布了其招股说明书。 根据IPO文件,Teladoc的增长在最近三年可谓神速,年均增长率高达两倍以上。201......

远程问诊的市场局限

随着价值医疗的推动,美国的远程问诊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但是,远程问诊的核心市场需求到底来自哪里,主要解决了哪些问题,市场对此仍具有很大的模糊性。不过,根据美国兰德公司的最新调查报告来判断,不落地的远程问诊局限性相......

DRG支付模式在中国土壤里的困境

最近几年在支付模式改革上一直被讨论的DRG(按病种分组)模式,经过在北京地区的试点后,未来很可能被推行到其他地方,但是,DRG模式能否在中国的土壤里发芽并带动一条新的数据信息产业链条仍然是未知数,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如何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