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夫日记: 四月 2015

统一药品目录对分级问诊的作用分析

推动分级问诊的政策又往前走了一步。根据媒体报道,北京市卫计委日前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医联体工作的通知》,各医联体内部药品目录和品规将逐步得到统一,解决大医院用药社区医院难以开出的问题。 由于药品目录不同,一些本来可......

移动健康正在衰亡 移动医疗远未开始

健康跟踪类可穿戴设备、个人健康管理、运动类健康App正快速进入红海。产品极度雷同,获取客户的成本越来越高,而收入模式上持续模糊无法突破,独立存活非常困难,无法避免走向衰亡,甚至连出售给大公司可能都会变得非常困难。这是......

移动类医生工具的中国困境

在中国医疗商保体系尚未成型的市场环境下,保险公司和雇主都无法成为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支付方。因此,目前市场最受关注和热捧的只剩下以药企为支付方的相关商业模式,其中又以面向医生为主的在线医生社区和医生工具类产品最受重视......

支付方加强控费:产品和服务方的危机

各种现实困境决定了中国的医疗行业迫切需要向控制费用为核心的模式发展。这对产品环节意味着什么? 包括药企、医疗器械、流通环节都可能需要一轮模式上的重塑,改变渠道策略,加强自身产品的价值以进行差异化营销。控制费用对于产......

昂贵药市场化核心 谈判方和风险分摊

用不起药一直是大病治疗在中国的一大伤痛。昂贵药未来如何做好市场进入是一个大问题,这里面涉及到支付方和医院的多层次谈判和合作,关键是如何建立风险分摊机制。 先来看一个美国的案例。全美最大的健康险公司UnitedHealth Group......

尴尬的二级和乡镇医院:被挤压或致重新洗牌

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了三级医院的快速膨胀,近年来政策速度加快,一方面限制三级医院,一方面扶植基础医疗,最近的政策包括一些地区对三级医院限号以及基层报销比例增加,为的都是刺激基础医疗的发展。社区卫生中心和一级医院是受到......

内生困境制约医改

伴随着二战后出生的一代进入老年,全球各国的老龄化都在加剧。面对大量老年人的出现,各国的医保基金都出现了捉襟见肘的状况,医疗控费的需求也大大增强了。因此,在过去的五年,各国政府都推出了修改后的医改方案,其中尤以美国......

南辕北辙的药房托管

随着有限度的医药分开逐步推进,公立医院内部的药房正从原先的利润中心变为医院的成本中心。在15%的药品加成取消后,公立医院必须考虑如何将药房的成本转嫁出去并能使其再次成为利润中心,这使得一度沉寂的药房托管再次受到市场的......

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院—开放信号背后的挑战

最近政府加快了政策步伐,为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院投资打开大门。本月财政部联合国家税务总局公布《关于进一步支持企业事业单位改制重组有关契税政策的通知》表示“ 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医院等事业单位按照国家有关......

用户习惯制约诊后随访

随着互联网问诊在C端发展的受限,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把眼光放到诊后领域。但正如很多分析所指出的,诊后领域依旧面临着较大的挑战。首先是医生资源端难以控制,大医院的医生没动力也没时间做诊后随访,基层医疗又不能被病患所信任......

互联网给医疗带来的低烈度变革

在全球社会老龄化日益严峻的背景下,医疗费用的支出正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失控状态。为了加强对医疗费用的管控,整个医疗体系的重心正在从以治疗为主改变为以预防和康复为主。美国政府提出的价值医疗正是整个医疗变革趋势下的产物。......

乡镇医疗市场:分层定位的机会和前提

目前中国的基层医疗有几个层次,分别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街道卫生院、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以及其他机构如门诊部。这些基层医疗的发展在过去几年呈现出不同的轨迹,其中特点一个是在门诊上,基层的主要推动力来自村卫生室......

互联网问诊受限利好基础医疗

近日,卫计委发言人在谈到互联网问诊领域的时候,再次明确了去年《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文件中所提出的互联网医疗诊治的禁区。卫计委再次重申了互联网医疗只能在线上开展健康咨询,不得进行相关的诊治。同时,此......

三甲全科的不同定位:住院病人管理

过去几年我们目睹了大医院膨胀吸走病人的状况,那么三甲必须拥有全科的规定会不会导致类似的情况?三甲如果建全科,仍然会有医疗资源、教育培训和工资上的优势,这是否会挤压基层全科的发展?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要分析全科在不......

高端诊所往下走:最大的困境是支付方

在最近一轮医疗服务投资中我们看到高端医疗服务开始往诊所发展的趋势,比如和睦家表示会新开两家社区医院,把服务衍生到家庭;瑞慈医疗也计划在未来5年新开100家诊所提供高端医疗服务。 在高端医疗机构往相对更轻的门诊走的同时,......

强化基层不能以大医院为核心

作为卫计委今年力推的分级诊疗,其核心内容还是如何强基层。目前中国的三级医院占用了太多的医疗资源并抢占了大量的本不应该来就诊的普通病人。之所以会出现这个情况,是因为在过去的发展中,基层一向不被重视,在缺医少药的情况......

云端全平台的挑战和机会

在线下医疗体系依旧没有获得突破性的转变之前,意图通过基于线上的全平台来打通医疗服务的产业链将面临非常艰巨的挑战。当前的发展模式只有更多的借助于单点突破,依靠一个切入点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站稳脚跟,而不适合进行大面积的......

国际医疗机构合作的机会点

找海外医院做兄弟医院似乎在成为一种趋势。但在这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之前,我们必须问几个关键问题,与海外医院合作的核心目的是什么?国外医院能带来的价值在哪里?有什么可以直接惠及病人的?增值服务由谁来买单? 目前比较常见的......

合理用药谁来管?

中国目前整个药品市场的转变有这样几个趋势。首先,流通环节被压缩,过去一二三级的流通渠道现在有集中化趋势,小的流通商会被挤出市场,未来流通中间环节更少。此外,医院的药品销售剥除15%加成在更多的地方展开,药房虽然还没有......

医院转向控费催生第三方服务市场

国外的医院净利润率一般在3%到6%,比如HCA2014年的净利润率为6.4% (税前有9.4%),其运营开支的最大部分是工资,占到56%,药品开支占21%,剩下是其他运营和管理的开支。 再看中国,根据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2013年三级、二级、一......

养老医疗的机会(下):民营资本的机会

从医疗服务的产业流程上来看,民营资本在养老医疗上的机会分为服务、信息和产品三个方面。 中国的养老机构本就稀缺,具备医疗服务能力的更是少之又少,把养老当床位卖是非常粗犷的发展模式,未来的机会更多是养老医疗机构,更注重......

药品营销渠道如何变?

药品营销渠道到底如何改变才能适应未来的市场需求?有关这方面的讨论非常多,但对于未来的方向有一点是一致的,数字营销(Digital Marketing)将在未来成为主流。不过,到底怎样才算数字营销,数字营销的理论和方法是什么,数字营......

云医院的痛点:医生的经济动力

云医院可以说是中国医疗大环境下特殊的产物,背后的影响因素主要是医生无执业自由和医院以药养医。 无论是宁波云医院从病种出发,还是阿里从医院和基层医疗出发,云的道路是建立一个平台,用的是类似电商的思路。云医院有远程医疗......

假如医生没有职称

中国的医生职称评定带给医生什么?首先是光环,也就是病人相信医生的硬条件,这是中国医生职业道路的必须,也是收入的关键因素。但同时评定职称的迫切愿望也导致了医生在科研上的急功近利,比如发论文,近期英国学术杂志BioMed Ce......

养老医疗的机会(上):支付依赖政策支持

随着中国进入快速老龄化,医养结合需求增大,多地出台了扶植政策,概括为两个方面,一是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的服务纳入医保,另一种则是直接对此类机构进行补贴支持。 上海近日出台扶持政策,全市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且......

多点执业的困境:缺乏体现医生价值的市场

多点执业始终不温不火,医院并不乐意医生分出太多精力去别的地方,因为医生是医院维持局面的根本,医生必须保证工作量以及其他相关指标才行。 不过,最近各地的一些规定,比如职工绩效差距不可超过3倍,以及对医院限号等措施,都......

分级问诊动力来自重塑医疗服务价值?

中国近年来的医疗机构就诊量持续上升。2011到2013这三年中国总体诊次平均增幅是7.8%。整体就诊量上升是未来必然的趋势,这里面有老龄化的因素,也有基本医疗保障完善的因素。美国的经验已经证明,完善医疗保障会扩大整个医疗服务......

PBM在中国市场的困境

随着各级政府对于医保资金穿底的担忧,医保控费成为了本轮医改重要的议题之一。要推动医保控费,首先要降低病人前往大医院的就诊量,从总体上降低医疗费用,同时严格控制医院内部的费用增长。因此,分级诊疗和按病种付费也成为卫......

民营资本进入基础医疗的条件和困境

民营资本进入基层的途径有几种。一个是收购已有基层医疗机构然后改革重组,这种办法的好处是直接获得牌照,免去了申请这道关。但缺点是很多基层机构只是一个壳,既没有硬件也没有人才,收下来更多是冲了牌照去的。另一种则是自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