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健康

医药电商落地:自我拯救而非创新

在市场面临较大的困境下,医药电商开始纷纷向线下转型,在线下开药店已成为一种潮流。但是,开药店只是医药电商的自救方法而非创新,线下的药店难以拯救医药电商,但却能有效的推动药店的信息化变革,为新型的药品零售模式提供可......

B端: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路径

尽管互联网医疗在现阶段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产业,但很多细分市场仍有机会。但哪些细分市场更有机会,他们的发展路径和突破口在哪里? 从本质上来说,市场早在2014年就意识到缺乏支付方是中国互联网医疗的最大瓶颈。但是,对于支付......

主打C端的互联网医疗注定失败

目前的市场正在逐渐达成一致,互联网医疗无法成为一个新兴的互联网领域,只能作为传统医疗服务的补充和有效工具。但是,仍有多重问题困惑着市场,线上服务如何与线下服务进行整合,互联网医疗的获客渠道如何在B端和C端之间平衡,......

慢病管理:重资产而非轻资产

慢病管理表面上看起来可以用互联网医疗的轻资产模式操作。背后的逻辑是:一方面用移动端工具来提供服务,跨越地域限制和线下人员配置。另一方面通过嫁接专科医生资源来提供服务,使用碎片化时间来避免医疗服务上的用人成本。然而......

现金干涸:创业公司的命门

美国互联网公司的热潮正在消散,最大的标志就是创业公司的现金正在干涸。 虽然说大部分美国科技创业公司尤其是所谓的独角兽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营收增长还算不错,但根本无法覆盖其巨额开支,如果没有持续不断的资本注入,......

远程医疗引发处方外流的背后启示

随着多地展开远程医疗的尝试,从远程端获得处方,似乎为零售药房和医药电商在处方药销售商带来一线突破。比如最近好药师获得武汉市中心医院门诊药房部分药品远程销售配送业务,而前不久阿里健康刚宣布武汉市中心医院入住天猫医药......

移动医疗的想象与现实

移动医疗在蓬勃发展后数年,由于在短期内并没有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市场自身的反思开始日益明显。同时,作为最主要的买单者,支付方对移动医疗的支持力度始终保持在一个较小的规模,整个市场正在从密集投资期向平稳发展过渡,试......

电子健康档案为何难在中国生根

电子健康档案(Electronic Health Record)在中国的发展已历多年,但始终无法真正生根发芽,也无法推动各项业务在此基础上获得展开。EHR在中国的发展难点到底在哪里,未来如何寻求突破口最终推动EHR的发展? 与医院内的电子病历EM......

病友社区难以商业化

在百度出售病友贴吧的行为被广泛声讨之后,有关病友社区在未来如何发展的讨论也在舆论场中得以展开,病友社区在中国发展以来从未获得如此大的关注。各方一致的立场是病友社区不应进行商业化,但市场并未认识到病友社区在中国根本......

医疗:互联网+还是+互联网?

自从互联网以“野蛮人入侵”的方式借助资本强力进入医疗领域以来,原本在外界看来保守而沉重的医疗领域激起了一片片的水花,各界人士都在热烈讨论到底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很多创业公司用互联网的烧钱方式大规模的切入医......

互联网医疗的2016:一个供给侧的视角

作为一个被资本强力催长的分支,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本身并不具备成熟的条件。虽然,中国医疗市场的变革正在展开,市场的需求也远高于供给,但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远未到达爆发的时点。在欠缺成熟催化剂的前提下,目前被资本强力......

医药电商的2016:轻微突破但仍不明朗

与在线医疗不同,医药电商离产品更近,也更容易获得营收,做大规模。但是,受制于中国医疗体系长期以药养医的困境,药品销售最大的渠道是医院而非零售药店。这导致传统药品零售渠道只能获得较小的市场份额,而且线下药店布点密集......

高价值医生预约和医患匹配服务远未起步

预约医生服务(或者称为挂号服务)根据预约的对象以及用户需求来划分可以分为这样两类。一类是通过工具(比如网络、移动端)等手段,帮助用户更为方便地获得对医生选择性不高的服务,这种情况通常指的是日常小病,风险较低的慢性......

美国互联网:高估值下的蛋

美国互联网:高估值下的蛋 移动支付公司SQUARE近日公布了其最终的IPO发行价——仅为9美元,按发行价计算的市值仅为26.6亿美元,较该公司最后一轮融资时60亿美元的估值缩水56%。而在11月初,美国著名的基金公司富达(Fidelity)旗下......

互联网医疗作为健康险渠道的局限

互联网医疗经历了一轮资本疯狂之后,不得不面对流量不等于用户实际使用率,以及流量不能转化为收入的残酷现实。一些互联网公司开始尝试作为健康险产品销售渠道的意义,希望从强现金流的客户——保险公司手中获得佣金收入。然而,这......

mHealth向cHealth演化 数字医疗曲折前行

在美国近日举行的mHealth Summit(移动医疗峰会)上,各方热烈讨论的不再是移动医疗mHealth(Mobile Health),而变成了cHealth(Connected Health)——互联医疗。 mHealth向cHealth演化是理之所在、势之必然。移动医疗自从发展以......

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 一场打断18次的对话再析

近来,一场由北大人民医院院长王杉和春雨创始人张锐的对话被互联网医疗圈频频转发,引发业内的高度关注。这场对话互相打断了18次,可谓非常典型的反映了当下传统医疗服务圈和互联网医疗的沟通问题。在这场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沟通的......

基础医疗巨变带来的互联网医疗机会

中国基础医疗的缺陷是药不足,人不足,技术力量不足。虽然现在很多人去大医院看小病,配慢性病药,但大医院做得是医病或者项目销售(检查和药品),不是基础医疗服务。真正的基础医疗服务不仅包括全科医生,更应该是一种长期稳定......

难以逾越的鸿沟:ACO在中国的挑战

随着医改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国外的医改模式正在被中国市场所热烈讨论。由于美国的医疗模式总体非常商业化,这对很多想进入医疗服务领域的公司非常具有吸引力。因此,很多公司动不动就宣称自己的模式是中国版的XX。但中美两国的医......

风声鹤唳 互联网医疗市场的脆弱性

一篇小小的质疑性质的文章在短短数个小时之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更是被无数行业内人士转发和评论,这本身就说明了行业存在的脆弱性和深刻的无力感。 10月18日,本身是一个周末,照理大家都在各自休息,但一篇5个多月前的旧文《论春......

画饼而食:互联网推动分级诊疗

在医疗控费的大背景下,分级诊疗是未来政策和市场都要共同推动的举措。为此,国务院在2015年推出了多项政策来推动分级诊疗的实施。在政策面的指引下,各地都纷纷跟进,而一些互联网公司也开始试图参与进这一可能的市场变革。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