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子女对父母和自身养老方式调研

进入快速老龄化的时代,养老已经成为所有父母和子女都无法绕过的话题。对子女来说,当下如何规划父母的养老和未来如何规划自己的养老都面临着诸多的困惑。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生率下降已经不可避免,而在过去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也在客...

小型研讨会:养老+护理市场趋势展望

在快速老龄化的背景下,中国社会正面临巨大的养老压力,这不仅使得医疗支付和服务承受压力,也对老年人的照顾和护理的开支和服务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作为中等收入国家,中国面临这严峻的未富先老的问题,而且在社保广覆盖的体系下,商...

Dexcom:新医疗器械革命背后的挑战

Dexcom是一家在家用糖尿病器械上取得极大突破的医疗器械公司。1999年成立以来,Dexcom一直致力于研发针对个人用户的持续检测血糖CGM(Continuous Glucose Monitoring)的产品。目前已经获得FDA认可并且获得Medicare报销的是D...

医疗监管变局:准入监管转向动态监管

随着支付方逐步掌握医改的主动权,医疗监管的方式正日益从重准入转向重监管。这种监管方式的转变一方面提升了政府的管理能力,另一方面也要求市场主体转变思路,重新调整市场策略。 从策略上来看,医疗监管的变革是从支付方...

美国养老CCRC模式:市场仍较狭窄

美国有超过2000个CCRC社区,居住人数超过60万人。平均每个CCRC社区的床位数大约在300张左右,超过500张床位的CCRC不到10%。CCRC社区中通常60%以上是独立居住单元。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大部分CCRC——超过80%是非营利性的,...

保险回归保障带来的五大革新点

今年年初,保监会下发文件,加强人身保险监管,积极鼓励发展风险保障型和长期储蓄型业务的保险公司,而对于中短存续期产品季度规模保费收入占当季总规模保费收入比例高于50%的公司,则在一年内不予批准其新设分支机构。无论...

依托社区:中国式的类CCRC模式

目前已经有包括房地产公司和保险公司在内的大资本投入建造CCRC(Continuing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y)社区,不少CCRC建造的目标是自给自足,在这一社区内为用户提供完善的服务,包括从独立生活、辅助生活到专业护理多个层次...

软硬结合的健康管理模式挑战

2017年初,比价平台Castlight Health以1.35亿美元对Jiff进行战略收购,Jiff主要提供一个名为Health Outcomes Marketplace的平台。这一平台为企业员工提供一站式的健康管理,用户可以接入市场上提供的任何可穿戴设备和App,对...

医疗创新的动力和方向

创新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却常谈常新。一种新的产品或服务能否最终获得一定数量用户的购买,是检验其最终能否获得规模化市场的主要因素,也是检验其是否最终取得阶段性成功的关键。但是在发展的早期,创新能否被市场认可...

海外医疗:送出去背后的挑战

由于专家医疗资源的越加紧张,以及一部分富裕人群就医理念的改变,海外医疗服务近年来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多家国外知名的医疗机构也纷纷开始建立与中国机构的合作通道,希望能够为出国就诊业务输送更多的病人。过去几年中...

影响基础医疗定价的要素

自2016年以来,私立基础医疗投资受到市场的热捧,但这个市场的拓展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已经来到了爆发期,其未来的发展仍面临较大的瓶颈。在公立基础医疗供给较为充足和缺乏强制转诊的市场环境下,尤其是在亚洲的都会属性更适合医院门诊...

医药电商落地:自我拯救而非创新

在市场面临较大的困境下,医药电商开始纷纷向线下转型,在线下开药店已成为一种潮流。但是,开药店只是医药电商的自救方法而非创新,线下的药店难以拯救医药电商,但却能有效的推动药店的信息化变革,为新型的药品零售模式提...

决定移动医疗创业“生死”的5个问题

近日,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合伙人赵衡接受了蓝鲸健康的专访,就移动医疗市场关注的五个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现将全文刊发如下: 移动医疗发展至今,仍无法给市场交出满意的答卷。资本的裹足不前,让许多人冷静下...

DTP:绕过支付方注定难以做大

在全球的老龄化和疾病谱改变的大背景下,医疗开支节节攀升,支付方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为了控制医疗费用,支付方对于药价的压制也是越来越严厉。在控费的压力下,药企的挑战日益增加,为了保持增长,药企急需寻找新的路径来推动自...

医疗投资的三个陷阱

医疗无论是作为服务还是产品,都与其他行业的产品和服务完全不同,在消费者需求和行为以及服务方的行为和利益来看,都有许多完全不同于其他行业的特征,因而针对医疗行业的投资,客户定位战略,产品和服务设计办法,都不能照...

遏制:医疗监管政策的核心

面对高速增长的医疗费用,最快也是最便捷的方法就是进行全面的遏制。在以药养医的体系下,遏制的核心目标是药品,主要的路径是对药品的核心销售渠道——医院进行全面的调整。 首先,遏制将以医保为纽带,这是与此前的改革完全...

大溃败:从Health Republic来看个险的创新陷阱

受阻于团险市场增长的乏力,中国的商保公司都正在积极开发保障型的个险产品。但是,在快速增长的背后,个险的巨大风险和可能带来的高额亏损却并没有被充分的传递给市场。如果一个市场永远在大规模亏损而没有可能盈利,那么这样的市场...

中国的远程医疗困境

一、定价困境 目前中国的远程医疗服务有两种定价办法。一种是远程会诊,这并不是新鲜事物,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主要针对偏远地区的疑难杂症、急症和大病。会诊的费用很高,比如说浙大一院远程医疗门诊会诊费280元/次,急诊会...